绵绵无绝期

【喻黄喻】会好的(下)

有点赶工,有点不知所云,见谅

趁着10号还没结束,大喊一声,黄少生日快乐!!!


喻文州本想多陪黄少天聊聊天,让他真正开心起来,没想到电视台主办方突然给他打电话,让他作为选手代表去协调一下明天节目的事宜。这一出门就是三四个小时,回来的时候黄少天正趴在电脑前和他妈妈聊得火热。

“其实看电视转播也很好啊,我儿子上电视的时候特靓仔。”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不能回家还是很不甘心啦。这可是我25岁生日,人这一辈子,能有几个逢五逢十的整数生日啊。”

黄少天这话已经没什么抱怨的语气,更多的,是一个当儿子的在向母亲撒娇,他已经真正想开了。

“我怎么记得你年年生日都有说法呢。去年你说是本命年,前年你说有句土话叫‘二十三窜一窜’说不定你还能长长个子,大前年你说难得遇到个位数和十位数相同的——”

“哎呀老妈我说的话你怎么都记得这么清楚啊?连大前年的话都记得。是不是准备了个小本子,把你儿子说过的话都记下来了?”

“你看我现在手还好好的,没残也没断,就知道不可能的啦。”

“呸呸呸呸呸,什么残啊断啊的,过生日呢,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哦。”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来,黄妈妈心态非常年轻,和少年人之间几乎不存在什么代沟,黄少天在自己老妈面前也是没大没小,黄家母子的日常相处更像是朋友。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笑声,急忙对他招手,“队长回来了,来来来快过来,刚刚我说给我妈看看世界联赛总冠军的戒指,我妈说她在电视上早看过了。我说戴在手上的看着不一样嘛,她看过之后就说我戴上特像暴发户。队长你把手伸出来,给我妈看看,这戒指本身就这样暴发户款,不是戴戒指的人的问题。”

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那边黄妈妈已经开始替他打抱不平了:“人家文州刚回来,水都没喝一口呢,就被你这么吵,让人家休息休息好不好。”

“没关系的,阿姨。我刚刚出去也就是跟人聊天,不累的。”喻文州走到电脑旁,黄少天抓住他的手,两人十指相交,一样修长纤细的手指,两枚同款的戒指,凑在一起,甚是赏心悦目。

“什么让我看看,全是借口,你就是想拉着文州秀恩爱吧,真是没羞没躁。”黄妈妈一语道破真相。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在第六赛季、蓝雨夺冠的那个夏天,就和双方的家长坦白了。这个时机选得相当不错,再加上喻家和黄家两家的家长当初可以由着还在读中学的孩子进蓝雨训练营,投身当初条件艰苦、前途未卜的荣耀事业,本身就是相当开明的,接受儿子出柜的事实,也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至少现在,黄妈妈是彻底把喻文州当第二个儿子看了。

“哈哈哈,老妈你真是太明察秋毫,我这点小心思完全瞒不过您。”

 “也不看看你是谁生的”,电脑那边的黄妈妈得意地说,“不过,果然还是人的问题。这戒指文州戴着就显得有气质,戴在你身上就感觉不到。我早就跟你说过,跟文州学着稳重点,别整天动个不停,跟个大猴子似的。”

“喂喂喂,老妈,有你这么说自己亲儿子的吗?我可是你生出来的,说我是大猴子,那你是什么?”黄少天顿时炸毛了。

“如来佛喽,你这猴子再怎么翻,也翻不出我的五指山去。”

喻文州一看这母子斗嘴要升级,急忙打圆场:“阿姨,其实少天这样挺好的。我妈妈就经常跟我说,跟少天学学,活泼一点,有点少年人的朝气,别整天暮气沉沉的跟个老头子似的。“这话倒不是假的。天下的父母,大多有种别人家孩子的情节,尤其是对自己家的孩子哪里不满意了,看别人家的孩子就自动戴上了美化眼镜。

“那正好啊,让你妈妈把那猴子领你家去,文州你到我们家来吧,阿姨给你弄榴莲酥、马蹄糕、鲜虾云吞面……”

“呜呜呜,老妈我错了,你别说了好不好”,黄少天举手投降,“大半夜的报社呢是不是?”想到妈妈做的那些美食,黄少天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不能回家的怨念再次上升。

“行了行了,别在那装可怜了,也给你做还不行吗?”

“可是起码要等到后天我才能回家吃到妈妈做的美食,我怎么这么命苦啊?”黄少天抱怨。

黄妈妈听了这句话,眼珠转了转,似乎是无意中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冲她笑笑,两人心照不宣。

 

两个小时前

“喂,阿姨您好,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文州啊,有什么事情说吧,我刚下班,在回家的路上呢。”

“是这样的,阿姨,明天晚上有个庆祝中国队勇夺世界冠军大型文艺晚会,您知道吗?”

“哦,是这件事啊,是不是少天觉得过生日没法回家,不敢跟我老实交代,拜托你来求情了?放心啦,我没那么不讲理,你们都是成年人了,事业为重嘛,我理解的,你让他给我多买份礼物当补偿就够了。”

“不是的,阿姨。我现在在电视台呢,刚才我和晚会的导演提议,明天是少天的生日,转播方能不能将您和叔叔作为特邀嘉宾,请到晚会的现场,让少天和家人一起过生日。导演觉得这个想法很好,所以我现在问问您和叔叔,明天有时间吗?如果有的话,我就从这边订机票和宾馆了。”

“啊?是这样?我……我和你叔叔请假都没问题,肯定可以去现场,可是,可是,安排这样的环节合适吗?这是所有选手的庆功会,这样单独给少天安排生日庆祝,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这个您放心吧。电视台这边会提前订做一个大蛋糕,蛋糕上的图案是参加这次世界邀请赛的全部14名选手使用角色的Q版。到时候,您和叔叔推着这个蛋糕上来,主持人会把话题引到到少天这次是夺冠生日双喜临门,您和叔叔顺水推舟地说一句冠军是所有人的功劳,然后邀请所有选手上来切属于自己的那块蛋糕。这样,这个环节就变成集体互动环节,其他选手的粉丝也都不会说什么了。”

“……”

“阿姨?怎么了,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吗?”

“没有,你安排得很好,把该想到的地方都想到了。我回去就跟你叔叔说,做好明天的准备。”

“嗯。对了阿姨,这事先瞒着少天好吗?我想到时候给他一个surprise。”

“没问题。”

“谢谢阿姨,那我再和电视台这边沟通一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我再跟您联系。”

“文州——”

“嗯?”

“少天每年生日都是和我们一起过,今年你也不想让他有这个遗憾,所以才这么大费周章对不对?我真的要谢谢你。”

“阿姨您言重了。我只是试着和电视台这边沟通了一下,对于晚会而言,这也是一个爆点,一举双得,何乐而不为呢?”

“说得真轻松。你呀,再这么宠着少天,当心把他宠坏了。”

“怎么会呢?”

不会的,对少天而言,过生日见不到父母,他会遗憾,可他也会调整情绪,积极面对。明天的他,肯定会以一直以来的阳光灿烂来面对深爱他的粉丝们。黄少天,从来不是任性的人,又谈何宠坏呢?

只不过,对我而言,总想让他更加开心,更加快乐,这样为他费心安排我乐在其中,因为,少天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END


【喻黄喻】会好的(上)

黄少的生贺文

最近三次元遇到了很多事,挺不顺利的。不过一想到小太阳一样的黄少,心情就好了很多。写这篇文替黄少庆生,也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的。喻黄黄喻无差,反正不写肉。


自从中国队夺取了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14名选手就没有一刻清闲。先是参加国际荣耀联盟的各种活动,接受无数媒体的狂轰滥炸,总算回到祖国的怀抱,好不容易在机场摆脱了记者和狂热粉丝们的围追堵截,刚到宾馆放下行李,就收到一条来自职业联盟的群发短信。

明日行程安排。上午,8:30 领导接见;10:00 荣耀国家队表彰会;下午2:00  电竞频道专访;晚上 8:00  庆祝中国队勇夺世界冠军大型文艺晚会。请各位选手做好准备。

“妈蛋妈蛋妈蛋!”,看到短信的黄少天连声咒骂,甩手将手机扔在了床上。

和黄少天一个房间的喻文州看到这条短信也相当无语。明天正好是8月10日,黄少天的生日。

“领导接见,接见个鬼啊?那个什么什么领导,以前关注过咱们国内的联赛吗?看过咱们一场比赛吗?连总决赛都一场没去过!现在咱们得了世界冠军了,就摆出一副关心电竞事业发展、关心运动员的样子来,做给谁看啊?最初联盟这么困难的时候怎么没见这些个领导支持什么啊?现在看咱们风光了,就都跑出来了,当我们很稀罕吗?”黄少天憋了一肚子火,说话跟吃了炮仗似的,把明天要开展的活动从头到尾一顿批。什么表彰会形式主义无聊至极去了只会让人打瞌睡,什么电竞频道业余水准主持人外行所有问题都问不到点子上去,什么文艺晚会劳民伤财都不知道节省国家资源,反正办这些活动统统都是浪费时间多此一举。

喻文州只能安静地听着黄少天发牢骚。他心里清楚,真正让黄少天生气的不是这些活动的安排,而是他没办法回家过生日了。黄少天出生在8月,这个日子很巧,以前上学的时候是假期,后来成了职业选手8月又是夏休期,所以黄少天很幸运地每年生日都能在家和父母一起过,过去的24年从无例外。

等黄少天噼里啪啦说完,喻文州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和阿姨说好了,今年生日可以回家过?”

“是啊,我看过赛程的,8月6号打完比赛,原本想着10号怎么也能回家了。我礼物都给我妈买好了,那个丹麦队队长帮我挑的,一个小美人鱼的八音盒,特漂亮,我妈肯定特喜欢。啊啊啊,越说越生气,可恶可恶可恶!”

黄少天一直秉持子女出生日就是母亲受难日的想法,别人过生日是大包小包收礼物,他过生日是大包小包地给自己老妈买礼物。他坚持每年生日都在家过,也是要把这一天留着共享天伦的意思。

“队长,你说明天那些活动我能不能逃掉?装病怎么样?我去找王杰希,让他联系联系队医,给我开个随便什么病的证明,然后你帮我请假,好不好?”牢骚发完,黄少天开始想办法。

“这个恐怕不太可行”,喻文州分析,“那些领导正要表示他们对荣耀的重视、对选手的关爱呢,你如果装病,他们说不定会改变行程亲自探望生病的荣耀选手,多好的新闻啊。还有那些媒体,你今天还好好的,明天就说病了,他们不刨根挖底才怪。”

“烦死了,那些领导、那些记者,全都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是不是”,黄少天嚷嚷着,“干脆我什么理由都不编,先斩后奏,直接飞回G市去,他们也不能追到G市把我抓回来。”

“你认真的?”

“……”黄少天不吭声了。他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如果真这么胡闹的话,损害的是蓝雨战队、甚至是整个荣耀联盟的形象。黄少天可不是个不分轻重的人。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喻文州沉思片刻,开口说,“明天上午的活动,应该是逃不掉的。不过下午,都是电视直播活动。咱们可以和电视台商量一下。电竞频道那个专访,可以提前录好;至于文艺晚会,要考虑到那些娱乐界明星的时间,不能整个提前录制,不过可以提前录一段开场咱们集体亮相视频,到播放的时候就把这段录像放上去,其他时候,不安排需要全员出场或者你单独出场的环节。这一点,我会和晚会导演商量的。下午和晚上的节目都提前录好,你就可以空出半天时间。从B市到G市,飞机只需要三个小时,你还赶得及回家过生日。”

黄少天听喻文州说得头头是道,顿时兴奋起来,“听起来满可行的样子。你有电视台的联系方式吗?”

“没有,不过冯主席也在这家宾馆住,他那里应该有,我去找他要一下。希望可以和那边沟通成功。”

“文州你最好了,我爱死你了!”黄少天冲过去给了喻文州一个大大的拥抱,顺便在他耳边留下一个吻。

“别闹了”,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背,“要抓紧时间,现在已经不早了,如果录播节目的时间超过11点,张新杰肯定不配合了。”

“明白,我就不跟你一起去找老冯了,他一看见我肯定心脏病复发。我去找老叶他们,说说提前录节目的时期。咱们双管齐下,效率更高。”

“嗯,但愿一切顺利。”

 

喻文州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回来了,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好像在翻看着什么。看见喻文州回来,黄少天招招手,“队长回来啦,赶紧歇歇。”

喻文州见他神色平静,也猜到了些什么:“你也知道了?”

“嗯,苏妹子和云秀告诉我的。”

明天下午的电竞频道专访,将第一次采取选手观众互动模式。节目组将公布热线电话,在节目播出的过程中,场外观众可以通过热线电话的方式,直接与偶像进行通话。这个消息刚刚才被电竞频道官方微博公布出去,瞬间转发量上万,#和自己的男神/女神直接对话#也立刻成了热门话题。这样一来,提前录播就不可能了。至于文艺晚会,也安排了现场观众与明星的互动环节,这个环节当初售票的时候就已经公布,没办法更改了。

“少天你先别灰心,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黄少天摇摇头,把手机递给喻文州,“你看看这个。”

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黄少天粉丝建的论坛,叫剑影寻踪。这个论坛已经有6年多历史了,一直打理得很好。黄少天发现了这个论坛之后,披了个马甲混进去,如今等级也挺高了。

黄少天正在看的这个帖子标题是“有谁买到冠军文艺晚会的票了”,帖子已经翻了七八页,标题上挂着“hot”的标志。喻文州随手往下一拉,看到了粉丝各种热情洋溢的回帖。

“拜托朋友抢了一张票,准备明晚再看一眼剑圣大大,然后就闭关专心刷高三副本。各位明年再见么么哒。”

“晒票晒票晒票。从第四赛季开始,每年季后赛蓝雨战队每场比赛的门票,每次全明星的门票,黄少出席的所有公开活动的门票。绝不错过任何见证男神精彩瞬间的时刻。

PS:我绝对不是在炫耀。

门票·JPG”

“去现场的同好们你们座位都在哪里啊?大家组织一下,到时候给黄少加油一定要整齐划一,声音嘹亮。身为黄少的粉丝,喊话如果输给了别人,可是绝对不能原谅的哦。”

这些是抢到票的幸运儿,帖子里更多的是没抢到票嘤嘤嘤伐开心羡慕嫉妒恨的。喻文州看着帖子,听到耳边黄少天嘟囔着,“我原本以为都是些无聊的活动,没想到粉丝们居然这么较真。我刚才看了一圈,微博上更热闹。”

“少天你的意思是——”

黄少天握了握拳头,表示下定了决心,“万事总有第一次。今年,就当是我第一次试着和粉丝们,还有荣耀好战友们一起过生日。其实想想也很不错啊,我要去跟那帮家伙要礼物。唔,老叶那个没节操的不会送个烟盒什么的吧,他敢这么送我说死他。王杰希会不会送一堆草药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想给他脖子上挂个中草堂掌柜的牌子。还有张佳乐,上次他说他认识一百种花来着……”

喻文州对黄少天无比了解,他明白黄少天其实还是有些不甘心,现在是在尽量找理由说服自己。这个多年的好友、恋人,一直都是这样开朗乐观。接受了一件事情,就往积极的方面去想,从不让自己被坏情绪包围,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心情总会不由自主地好起来。

“至于老爸老妈那边,就只能跟他们说抱歉了。老爸那边一向好说话,就是老妈,可能要多费些功夫,我先前说了能回去,她大概觉得我谎报军情来着。今晚我跟她视频,好好地哄哄她,先把礼物拿出来给她看看,回去之后再好好陪陪她,基本也能搞定了。队长你也知道,我老妈最疼她这个宝贝儿子了。”

“我觉得叔叔阿姨那边都没问题,关键是你”,喻文州把手机还给黄少天,顺势握住了他的手,“少天,我希望你心情能够真正好起来。一年一度的生日,要开心才好。”

“放心吧,会好的。”黄少天看着手机屏幕上粉丝们的热情发言,感受到喻文州手心传来的温度。不能和父母一起过生日是很遗憾,不过,我还拥有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