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伞修伞】后来

风露天铃:

情人节到了

LO主这两天有点不舒服

这两件毫不相关的事情连起来,就有了这么一篇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私设一大堆,情节不知所云,可能有些报社,慎入


叶修一直觉得他住进苏家兄妹家里是必然的。在遇到苏沐秋以前,他也遇到过几个网游高手,也被人邀请到家里切磋过,但绝不会在别人家里住下。正常的人家,一般都不会心大到收留一个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而不联系他的父母或者警察。

后来他发现,住在苏沐秋家里,除了不用担心被抓回去、不用付房租之外,还有很多额外的好处。

比如说吃饭更省钱。这点在叶修意料之中,毕竟这个世界是个看脸的世界,据说绝色美女小龙女吃饭是不用付钱的。苏家兄妹的颜值当然远远达不到这么逆天的地步,但是看到两个长得好看的小孩,卖饭的大叔大妈们很乐意给他们点优惠,比如在盛土豆烧肉时多盛几块肉。

比如说买衣服很划算。苏沐秋买衣服一般走淘宝,这种时候多数是没办法刷脸卡的,所以更考验砍价水平。说起砍价苏沐秋绝对是大神级的,尤其网上砍价,对方打一个“亲”的功夫他已经手速爆发刷了半个屏幕,简直无往不利。

再比如去网吧。苏沐秋堪称这一带的活体网吧百科大全,清楚地知道每一家网吧的情况。

“看见没,那家兴欣网吧,绝对不能去。那个陈老板特别有原则,未成年人一般都是直接轰出去的。”

话音未落,一个扎着马尾、背着书包的高中生模样的女孩一头钻进兴欣网吧。

“咳咳”,苏沐秋干咳两声,“别误会,那是陈老板他女儿。”

“要去就去隔壁的嘉世网吧,那个陶老板也是骨灰级游戏迷,很喜欢网游的,不过水平嘛,就呵呵了。”

后来叶修把苏沐秋的呵呵两字用更通俗的语言翻译了一下:打你,一只手都是作弊。

总而言之,苏沐秋就是传说中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网游)的必备之品。

曾经有一次叶秋在QQ上给叶修留消息:混账老哥,在外面过得好吗?有没有露宿街头,是不是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

叶修回了个叼着烟的表情:哥过得很好!

 

当然苏家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苏沐秋的那台老古董机。

这台电脑每次开机时都会发出发动机一般的轰鸣,平均开机时间为5分钟。叶修按了开机按钮之后跑去厕所上一次大号,出来之后开机画面可能还没结束。

叶修的第一笔钱就是用这台老古董挣的。当时苏沐秋接了一批代练,交给叶修1/3。

“太少了吧,直接给我一半。”叶修说。

“你手上那台机子有多慢你也清楚,给你一半不是耽误进度。”苏沐秋不干。

“你先给我呗。真是做不完我再给你。”

结果两个人同时完成了任务。

“哈哈,技术过硬的话,硬件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叶修得瑟。

苏沐秋盯着他老半天,最后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你狠。”

当然,也有叶修的技术解决不了的硬件问题。荣耀第一次宣传的时候,叶修正在网游里跟人PK,冷不防跳出来一个广告页面,老古董电脑立刻不堪重负,死机了。

所以叶修对荣耀最初的认知其实是从苏沐秋口中复述来的。

“荣耀!格洛利!这游戏,很有前途的样子啊!”

叶修花了3秒钟才意识到苏沐秋口中的“格洛利”其实是荣耀的英文“glory”,苏沐秋那蹩脚的英文发音被他整整取笑了一个礼拜。

后来叶修成了国家队领队,带队出征苏黎世,看到体育馆门口闪闪发光的大牌子,忍不住就念了起来,“The First International GLOLY Championships.”

张佳乐和黄少天立刻开始放嘲讽,说老叶你荣耀十几年了连英文的荣耀都不会读简直弱爆了,张新杰则是严肃地纠正了叶修的发音。喻文州好心提醒,虽然到时候肯定有翻译,但还是建议领队多练习练习口语,以备不时之需。

叶修抽着烟不说话。直到众人散了,才听见苏沐橙在旁边说,“那次之后,哥哥整天借我的英语书看,说再也不能被你嘲笑了。”

“我知道,后来他发音标准很多了。”叶修说。

 

在没认识黄少天之前,苏沐秋是叶修见过的最话唠的人。

他总是喋喋不休地跟叶修说着他的构思、他的创意、他对荣耀未来的设想,进本的时候说,PK的时候说,下了线吃饭的时候也在说,甚至晚上不睡觉彻夜跟叶修聊个没完。

叶修被他搅得根本没办法好好睡觉,就算迷糊一小会儿也在做恶梦。梦见他和苏沐秋在野外狂奔,天下下着大雨,两个人撑起一把破伞,忽然大雨变成了冰雹,破伞被砸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冰雹噼里啪啦地往两人身上打。被打醒了的叶修听到苏沐秋还在耳边大谈特谈千机伞的构想,怒气值蹭蹭地往上涨。第二天他操纵着一叶之秋挥舞着战矛把秋木苏串成了叉烧。

后来叶修想想,其实当时多亏了苏沐秋一遍又一遍,不断地在他耳边重复着,把他的耳朵都磨出血了,才让他如此深刻地记住了每一个环节。即使荣耀已经开到了第十区,那些流程,他依然熟悉地掌握,仿佛昨天还在试验。

 

试验千机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第一次组装完毕之后,15级千机伞,苏沐秋小心翼翼地挥动了一下,伞很不给面子地散了架。

试验失败,所有材料全部白费。

苏沐秋窝了一肚子火,开着当时试验千机伞的小号冲进冰霜森林,对着一群哥布林一顿狂殴。然后他就被哥布林团团围住了。再是大神也没办法一个人灭了这么多怪,血量蹭蹭地往下掉。这时候一道白光落在小号身上,血量回升。苏沐秋看见一个小萝莉模样的牧师举着十字架给自己加了血。

“靠!你这名字也太RP了。”苏沐秋盯着牧师头顶上的ID:明明白白你的心。

“没办法,我手里就这么一个牧师号。”叶修解释。

于是苏沐秋继续痛揍哥布林,叶修在一边给他加血,两人居然就这样刷完了整个冰霜森林。苏沐秋的火也彻底消失了。

第二次千机伞散架的时候,荣耀的竞技场已经开通了邀战系统,叶修直接把房间号发给苏沐秋,“打一场,来不来?”

“来!”苏沐秋冲进去跟叶修大战三百回合,心情舒畅。

到后来苏沐秋对千机伞散架这件事越来越淡定,甚至可以一边嚼着薯片一边淡定说“怎么又散了”,叶修也从一开始想尽办法宽慰苏沐秋到漠然再到可以拿这事戳苏沐秋伤疤:

“就只剩下蓝白晶了吧?”

“是啊,就只剩下它还没有试过,肯定就是了。”

“排除法排除到只剩最后一个,你这运气也够可以的。”

“废话少说,明天去打蓝晶骑士,尽快能到蓝白晶,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然而蓝白晶还没有弄到,50级觉醒公告先出了。

叶修面对沉默不语的苏沐秋,再也想不到办法来宽慰他。

倒是第二天苏沐秋自己对他笑了笑,说,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情人节你会送什么?

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有送花的送巧克力的送钱的甚至送狗的。

苏沐秋的礼物更加不同寻常。

2月14日这天一大早,他就开了装备编辑器一通捣鼓,没过多久,一柄闪着乌黑寒光的战矛就出现在编辑器当中。

“却邪!”苏沐秋看着系统自动生成的名字,特别满意,“棒极了。”转头看了看叶修,笑容灿烂,“怎么样,是不是surprise?”

叶修强忍着没笑出来。惊喜什么啊?最近你没事就拿我的一叶之秋登陆,代练公告也改成了“本人接受各种职业代练,战斗法师优先”,各种测试战斗法师属性特征,最近抢的那些材料也都是这方面的,得要多迟钝才能看不出来你想给我做银武啊?

“不错不错,总算没念成surplise。”

苏沐秋听到前半句话还眉开眼笑,听到后半句直接冲上来跟叶修真人PK。

两人闹够了,叶修笑嘻嘻地说,“苏沐秋大大,别人过情人节都是送玫瑰的,你这光秃秃的只有一根杆,未免有些枯燥吧。”

“想要玫瑰?那有什么难的?”苏沐秋抄起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刷卡登陆,拎着战矛却邪直接进了副本。

“想要冰玫瑰?”一记连突,冰属性炫纹形成,发射,炸开。

“还是火玫瑰?”一记落花掌,火属性炫纹形成,发射,炸开。

“要不要试试金玫瑰?”苏沐秋喊着,冲进了怪堆里。

“1、2、3……18、119、120!”叶修在一旁帮他鼓着劲,却邪在苏沐秋的操纵下宛若游龙飞腾,120次连击很快完成,一叶之秋周身泛起淡金色的光芒,映照着却邪也带上了一层金光。

“很漂亮的金玫瑰,谢谢!”叶修在苏沐秋耳边亲了一下。

 

君莫笑做完神之领域的那一天,恰巧也是2月14日。

操纵着角色进了神之领域,叶修摸了摸口袋里的账号卡。

又是一年情人节了,这一次,我带你去完成当年没完成的事情。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