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喻黄】神之领域的奇妙旅行(下)

要和@十七doubful 亲以及所有追问的各位说声抱歉

生病+三次元繁忙+卡文,拖了这么久,这次更新还没有结束

下一次完结(如果你们还有耐心看的话)


心里的想法?

一句话提醒了黄少天。他想起今天中午睡觉前,他闲着无聊,翻手机里录的视频解闷,看着看着忽然心生感慨:

“我们赢啦!赢啦!万岁!”

“大家打得不错,要继续努力啊。“

 

“该死该死该死,BOSS被抢跑了!”

“还没有结束,咱们加把劲,再抢回来。”

 

“队长生日快乐!怎么样,够不够惊喜?”

“让大家费心了,谢谢。”

 

队长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这么四平八稳的,从来不跟我们一起疯一起闹,虽然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可很少见他真情流露。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看看队长心里是怎么想的啊。

“妈蛋啊,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我和队长穿越的吧?我就随便想想而已啊,要不要这么当真啊?那谁我谢谢你啊!谢谢你给我个这么坑爹的心想事成的机会啊!我想蓝雨年年拿下联赛总冠军你帮我实现不?”黄少天泪流满面。

喻文州听完黄少天讲述这囧囧有神的经过,也有些哭笑不得。眼见黄少天抓狂地直挠头发,夜雨声烦原本冷酷帅气的形象硬是让他给挠成了鸡窝头,忍不住去抓他的手,说:“少天也真是的,你想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可以直接问我啊,我肯定会告诉你的。”捏着黄少天的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心口,嘴里说着,头顶上同步一字一字地冒出来:“这颗心,都是你的。”

索克萨尔·喻文州发动大招:说真心话

夜雨声烦·黄少天红血了

夜雨声烦·黄少天进入眩晕状态

“少天?”喻文州顺手把被这番真情告白砸得晕晕乎乎的黄少天圈进怀里。

“队长”,黄少天靠着喻文州,闷闷地说,“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不经常真情流露了。你那是大招,杀伤力MAX的大招,所以冷却时间也特别长。”

“噗”,喻文州忍俊不禁。

风景如画,四野无人,紧紧相拥。

自然而然地,两人开始拥吻。

自然而然地,两人双双倒在地上。

自然而然地,“叮”的一声轻响。

是冰雨剑砸在地上的声音

两个人顿时从意乱情迷中醒了过来,急忙站了起来:他们现在是在游戏里,用的是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身份,万一刚才一个把持不住,以后要怎么面对这两张账号卡!!!

“还有两个任务没做完呢,抓紧时间抓紧时间,去北桥去北桥,快快快快快!”黄少天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话,文字泡严严实实地盖住了他羞红的脸。

 

去北桥的路上,喻文州问黄少天,“少天,你刚刚一直在看我的内心活动,有什么感想?”

“感想啊?”黄少天想了想,“很开心啊。队长你总是在心里夸我,还带小红心,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

果然,是开心,而不是惊喜。我对少天的欣赏、赞许、喜欢,从来没有说出来过,可少天心里一直是明白的。如果真的是因为少天一句随口的抱怨让我们穿越,未免有些多此一举。喻文州默默吐槽。

好在黄少天现在一门心思往前赶路,没看到喻文州这一大段吐槽。过了片刻,黄少天又补充了一句,“队长你头顶冒内心刷屏的样子好可爱。如果咱们能顺利返回现实世界,我会怀念这趟旅行的。”

可爱吗?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脑袋上的文字泡随风飘飞,确实挺可爱的。也罢,就当是一次新奇的旅行好了,能看到恋人这么可爱的样子也是件让人开心的事。至于原因啊、意义啊什么的,暂时不去想它了。

 

域河的流水哗啦啦地流着。残破的北桥依旧在河面上不合逻辑地苟延残喘着。白须飘飘的北桥法师寂寞地在桥上吹着风。

喻文州和黄少天没敢上桥,这位BOSS的设定比较特殊,上了桥就进了他的仇恨范围。虽然这个奇怪的世界设定和荣耀大不相同,但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

“北桥法师?”黄少天喊了几声,试图像刚才跟红带嘉纳一样跟这老头儿聊聊天。北桥法师注视着湍急的流水,一眼也没朝两人这边看。

“莫丹克先生?”喻文州换了一种叫法。北桥法师抚摸着残破的桥栏,仍然无动于衷。

“不会是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吧。我上桥去试试。”黄少天拔剑出鞘。

“小心点。”喻文州嘱咐着。

黄少天点点头,踏上了北桥。

“擅闯北桥者,杀!”北桥法师嘶哑的吼声立刻响起。这个NPC果然对别人踏上他的领地十分在意,举着法杖就冲黄少天飞了过来。

“啊哈,你也会说话啊。老人家,你冷静一下,我今天来呢,是想和你商量件事情,这不是站在桥下说话怕你听不清才上来的吗?喂喂,淡定啊,这么大年纪了火气怎么这么大呢?”

黄少天这啰啰嗦嗦的功夫,北桥法师已经从空中落下,法杖一扬,一大串火球朝黄少天砸了过去。黄少天早就在小心提防,向后一跳,躲过攻击,火球砸在桥面上,整座桥都在晃动,黄少天落地时站立不稳,险些从桥上的洞里掉下去,好在他身手够灵活,一扭身一错步,硬生生地稳住了身形。

北桥法师的攻击还在继续,满天冰雹毫不留情地砸了下来。黄少天对此也是早有准备,跳起,在桥栏上一蹬,流星式出手。利用这剑客技能中最快的一招,黄少天身似流星飞驰,大范围的冰雹降落,就这样被他躲了个干净。

北桥法师看起来是要和黄少天死磕到底了,再一次飞了起来,这一次在半空中,火球和冰雹就一起砸了下来,大面积、广范围,躲都没处躲。

“尼玛有完没完了!”黄少天怒吼一声,索性站在原地不躲了。铺天盖地的攻击降下,黄少天安之若素地站着,恰到好处升起的六星光牢,将他好好地保护了起来。剑与诅咒多年的默契,此刻展现无遗。

三次攻击失利,北桥法师也暂时停了手,哑着嗓子又重复了一句:“擅闯北桥者,杀。”

黄少天正在利用六星光牢伤害免疫的这段时间从北桥上往下跑,听到这老头反反复复就这一句,忍不住骂道:“你个老蠢货老年痴呆老榆木脑袋,你不在桥上谁还会到这儿来!”

“咦?”喻文州忽然眼睛一亮,抬手一记燃烧箭矢,径直飞向黄少天头顶,只听“噗”的一声,黄少天头顶的文字泡炸裂,北桥上空顿时响彻黄少天的声音。

“你不在桥上谁还会到这儿来!”

“谁还会到这儿来!”

“到这儿来!”

“来来来——”

单句循环,振聋发聩;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这是什么情况啊?”黄少天今天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目瞪口呆了。他虽然看不见自己头顶的文字泡,倒也大概猜到了喻文州刚才那记燃烧箭矢的用意。自己的文字泡居然还有这种功能呢?

北桥法师杀气腾腾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迷茫,机械的声音,一字一句地重复着:“我、不、在、桥、上,谁、还、会、到、这、儿、来——”

“莫丹克先生”,喻文州抓住机会,劝道,“这么多年您一直守在北桥,从未思考过这样做的意义吧?何不试着离开一天呢?尝试一种新的可能,也给自己一点不一样的经历。如果真的舍不得,您再回来也不迟。”

“离开?一天?离开,一天……”北桥法师自言自语着,晃晃悠悠地,真的从北桥上走了下来,看也不看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眼,就消失在了两人眼前。

“呼,总算是搞定了。”黄少天连蹦带跳地从北桥上下来,跑到喻文州身边,“队长,原来打破文字泡可以自动循环我说过的话,真好玩。你怎么想起来把文字泡打破的?哎,可惜我的文字泡我自己看不到,你再打破一个文字泡来玩玩?对了,不知道队长的内心弹幕能不能打破,队长你心里吐个槽我来试试!”

喻文州摇摇头:“不是每个文字泡都能打破的。刚才你说的那句话,冒出来的文字泡是红色的,句末还带了好几个感叹号,一般你的文字泡都是没有标点的。我觉得这个文字泡有点特殊,所以就戳一下试试,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刚才那记燃烧箭矢也烧到了其他的文字泡,都是没反应的。”

“红色的文字泡?还带感叹号?这代表什么?任务提示?不会啊,我说那句话就是随口说出来的,也没得到任何提示啊。”

“我想,大概是高质量的垃圾话吧”,喻文州笑笑,“这个世界里的垃圾话威力还真是不小呢?”

“是吗?”黄少天挠挠头。垃圾话原本是他最有力的武器,可这样的表现方式怎么觉得这么奇怪呢?

“看来,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设定,都有其意义。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不知道下一个任务会遇到什么。”喻文州第一次感到有些期待。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