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喻黄】神之领域的奇妙旅行(中)

呃,虽然标了上中下,可我预感这文三更不会完结

同时兼具黄少的话唠和喻队的手残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情

继续@十七doubful 亲


踏上旅途的黄少天越发领略到这次穿越的美好。他把冰雨剑拔出来,换着各种花样挽着剑花,看着眼前一片冰蓝色的光幕,感受到手腕异乎寻常地灵活,觉得自己棒棒哒。既然穿越成了角色,要不要试试那些技能呢?黄少天这样想着,做了个升龙式的起手式,顿时一飞冲天,耳边风呼喇喇刮过,视野骤然开阔起来,整个荣耀大陆上一览无余,地上的索克萨尔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啊啊啊啊啊,爽呆了爽呆了爽呆了!”黄少天扯着嗓子狂吼了几声,在半空中腾挪旋转,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最后学着武侠电影里大侠的样子飘然而下,落地时还挥了挥冰雨,带起一阵寒光。如果忽略他半空中的那阵大喊大叫,整个过程还是相当有范儿的。

喻文州全程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表演,不做任何评论,当然他不知道他头顶上又冒出了个“少天这样蛮帅的”文字泡,后面又是一个红心符号。

看到喻文州这条内心弹幕的黄少天觉得身体轻飘飘的仿佛又要飞起来了,一把拉住喻文州说:“队长你也来试试放技能嘛,好玩得不得了。”索克萨尔走路都这么优雅,施展技能肯定也特好看。这时候黄少天就万分庆幸魏老大当初给索克萨尔捏了张特别帅气的脸,要是像迎风布阵那样用他自己的脸……黄少天急忙摇摇头把那画面从脑中清除出去。

喻文州扬起灭神的诅咒,一道黑光飞出,斩断了旁边的一段树枝,“嗯,感觉确实蛮奇妙的。”

“是吧是吧,来来来,再试试吟唱类的。”队长的声音这么好听,吟唱起来绝对让人沉醉。

“不必了。咱们是有任务在身的,要对付3个BOSS,技能还是省着点用吧。你也说了,咱们没有药的。”

黄少天想了想,说,“队长,照我的分析,咱们的任务应该不是打倒BOSS。你看啊,后面两个任务,一个是让北桥法师从桥上离开一天;一个带着沙寒去印山贼寨,都只要把BOSS带到特定地点去。前面一个,55级的BOSS我记得不太清楚了,红带嘉纳掉落的东西里面有红带吗?貌似没有吧。会不会就是单纯指他腰上的那条红色带子?只要把那东西拿到手就算完成任务吧。”

“确实,只靠两个人去打BOSS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咱们还是要谨慎些,多留些法力,起码可以多用几次移动技能,不管是带走BOSS还是从BOSS身上拿东西,都需要快速移动的。”

“知道了知道了。前面就是赤云道场了吧。”黄少天指了指前方,大得如同一座小镇的武道场,每个房间上都有红云的标志,正是红带嘉纳所在的赤云道场。

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当初第一批来到神之领域的玩家,对这个地方当然不会陌生。随着荣耀等级的提升,这里逐渐变得荒凉,玩家罕至。眼下的赤云道场更是如同一座死城。两人走进道场,都能感到扑面而来的一股荒凉气息。

“可恶,好不容易穿进了游戏里,本该大展神威、大杀四方的,结果小怪也没了,玩家也没有,BOSS肯定不会乖乖让我扁,真是没趣。”黄少天的好心情被这冷冷清清的气氛给磨没了,忍不住大发牢骚。

喻文州劝道:“没有小怪,大概是为了降低任务难度、减少不必要的战斗时间。至于玩家,如果这里有玩家的话,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肯定不能这样大摇大摆地乱逛了。”喻文州说着,头顶又冒出一个笑眯眯的表情。

对啊,要是有其他玩家的话,队长这内心吐槽不就被别人看到了。那可不行,这是只有我能看的。想到这里,黄少天的心情顿时又好了起来。

没过多久两人就看到了红带嘉纳高大的身影,在道场里来回地走来走去。两人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靠近。黄少天对这个BOSS印象还是蛮深刻的。当年这可是号称荣耀第一BOSS的,他们这些站在荣耀顶端的任务,自然没少和这位老兄打过交道。好几次都是黄少天在乱军之中杀出,给了红带嘉纳致命一击,成功把BOSS抢到蓝溪阁,甚至因此得到过“嘉纳杀手”的美誉。

但黄少天之所以能当成这个杀手,是因为他背后有一个团队支持,有无数队友帮他输出给他刷血,这和今天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换言之,今天的黄少天并没有作为“嘉纳杀手“的自信,面对这个仅有55级的BOSS,他很想念叨念叨郑轩的口头禅。

压力山大的黄少天不由自主地转头看了看喻文州,只见自家队长一副思考的样子,脑袋上却冒出了四个大大的字母“YLSD”。

“噗嗤!”黄少天这回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这一笑不打紧,原本在四处遛弯的红带嘉纳停下步子,朝这边看了过来。黄少天暗道一声不好,伸手就要把冰雨拔出来,却被喻文州按住。索克萨尔上前一步,冲着红带嘉纳招了招手,“嘉纳先生,您好。”

红带嘉纳似乎愣了一下,然后也招了招手,“你们——好!”

“卧槽这什么设定啊BOSS居然会跟人打招呼?”黄少天目瞪口呆。

“这样不是挺好的嘛,BOSS可以沟通的话,咱们的任务就能简单很多。”喻文州笑眯眯地说,索克萨尔头顶冒出了一个V字手势。

像是印证他的话似的,红带嘉纳大步走过来,问道,“你们找我什么事啊?”

原本黄少天看到BOSS走过来,下意识地就要后跳躲避,听到说话声硬生生地站住了。尼玛到底什么情况啊?BOSS会和人聊天就罢了,怎么好像还挺好说话的样子?BOSS不都是暴躁易怒整天追着玩家穷追猛打一出手秒你没商量的吗?

“我们被委派了一个任务,需要您身上的红带,您能帮我们吗?”喻文州直截了当。

“这样啊,哦,好吧!”红带嘉纳开始解腰上系着的红带。

“不是吧?你,你这也太好说话了吧”,黄少天觉得他对BOSS的认知被彻底颠覆了,“虽然说任务可以很快完成我是很开心了,可这么顺利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

红带嘉纳解下红带,弯腰递给喻文州,“你们是好人,没有动手打我,反而和我问好,很难得。”

“谢谢”,喻文州接过红带,还和嘉纳握了握手,“你也是好人,如果不是我们有任务在身,要抓紧时间,真想好好和你聊聊。”

“是啊是啊,如果我们完成任务之后还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回来好好陪你聊聊。和BOSS聊天哎,真是新奇的体验,回去说给瀚文他们听肯定让他们眼珠子都掉下来。”黄少天也顺势拍了拍红带嘉纳的肩膀。

“好,那祝你们顺利,我不打扰你们了。”红带嘉纳迈着大步走开了。

黄少天忍不住大发感慨,“这BOSS温柔得让人泪流啊。队长,你说是他本来脾气就好呢,还是这个鬼设定中BOSS都这样呢?如果都这样的话,咱们这些任务可太轻松了。”

喻文州摇摇头,“没那么简单。刚才红带嘉纳说了,咱们没有攻击他,反而主动和他打招呼,我想,这才是这个任务的关键。”

黄少天想了想,顿时发现这个任务确实很不容易。一般玩家和BOSS之间的关系都是对立的,遇到BOSS,玩家要么躲、要么打,有谁会想到主动和BOSS聊天呢?刚才红带嘉纳朝着两人看的时候,黄少天就下意识地要拔剑。如果那时候对红带嘉纳出手了的话,只怕这任务就没那么容易完成了吧。

“真是多亏了队长你主动和那家伙问好,让他觉得我们是好人。对了,队长你是怎么想到和BOSS打招呼的?”黄少天刚提出问题,自己就想出了答案,“我知道了。一般情况下,BOSS听到玩家说话或者发笑,是不会有反应的。那家伙朝这边看过来,说明他跟一般设定的BOSS不一样,所以你就索性试一试,能不能和他沟通。”

“没错,我也就是瞎试试,没想到居然会这么顺利。”

“哈哈,队长你就是脑子转得快嘛,不用谦虚。走吧走吧,向着下一个任务,目标北桥,出发!”黄少天此刻信心满满。

“稍等一下”,喻文州抬手拦住黄少天,“虽然少天那刚才那声笑让我误打误撞顺利完成了任务,不过,我还是想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么紧张的时刻,你会突然发笑。”

“啊?这个,这个”,黄少天脑子飞速转着想理由,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又朝喻文州头顶看去,只见索克萨尔头顶阴云密布,看来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因为我在想我那么久不说话了头顶的文字泡是不是消失了然后就想象了一下我顶了一头文字泡的样子结果就忍不住笑了”,黄少天一气呵成说完,他知道谎言说得顺溜会增加可信程度。

“是吗?”喻文州意味深长地反问。黄少天认识他这么多年,知道一旦他用这种语气说话,就相当于柯南宣布真相只有一个,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了,“少天,先前你说我头顶会冒表情符号,我也没想这么多。可是这一路你总是盯着我的头顶看,有几次我都觉得你能看到我心里在想什么。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我头顶会冒出心里的想法?”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