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黄喻】蓝雨调 08 告白

好久没更了,大家都忘了前情吧?上次喻队说用生命信任少天的话还记得吗?七夕了,让两人甜甜蜜蜜地告个白吧

发现粮食写多了写CP文有些不习惯

第八章告白

诅咒之箭射出,村长的身体瞬间被一团黑气包围,只听惨叫连连,竟是村长本来的老迈声音。片刻之后黑气消散,惨叫停止,村长昏倒在地。黄少天明白这是龙魂已经不再附在村长身上,闭目稍作感应,一记拔刀斩闪电一般击向空中,剑气激荡,清越剑声中,传来龙魂的低吼,这一剑看来是命中了。黄少天向着发声之处踏上一步,剑定天下,剑气划出纯正的圆,无论龙魂在何处,都逃不过这一剑的范围,这一次却没有传来龙魂的声音。黄少天再次闭目感应,已是丝毫感应不到它的气息了。

“死了吗?”郑轩见黄少天停止了攻击,忍不住问道。那可是祸世恶龙啊,就算今不如昔,也不至于这么轻易就死了吧。

果然黄少天道:“应该还没死,大概是藏起来了。”这恶龙极擅隐藏,先前若不是喻文州设计引它出手,还真是难以捕捉它的行迹。现在它没了实体,隐藏起来必定更加容易,一时之间还真是不好找。

喻文州走到村长身边,探了探脉象,道:“村长被龙魂附身,现在身体极为虚弱,需要赶紧治疗。郑轩,村里人对我有些误解,少天为了救我也和他们结了梁子,只能劳烦你把村长送回去诊治了。我和少天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咱们在白仁山山脚再碰头,好不好?”

郑轩挺舍不得离开的,和喻文州、黄少天在一起,看着他俩和恶龙斗智斗力,自己在一边帮帮忙,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不过事关一条人命,他也没有反对喻文州的提议。既然要走了,郑轩把刚刚一直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喻公子,我觉得那条龙是在撒谎,邪魔乱世,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

“当然是在撒谎了,那个臭泥鳅一早就打定主意要跑了怎么可能讲真话?它就是因为被文州算计了所以怀恨在心故意说这种话来刺激他,这家伙从头到尾都是这么嘴贱真不愧是恶念生成的……”

眼见黄少天又要说个没完没了,喻文州急忙打断:“事情的真相,我和少天会调查。咱们再见之时,一定和你说个清楚。”

郑轩答了一声好,背着村长离开了。喻文州刚想回头和黄少天说话,忽然一双手从背后紧紧环住了他,黄少天的嘴唇凑到了他耳边,“呼,可算没人了。刚刚我就想这么抱着你了。文州你今天说那句话是告白吧,是吧是吧是吧,原来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喜欢我了,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

喻文州感到黄少天的脸几乎贴在了他脸上,翘起的发丝挠着他的脖子,痒痒的,不由得心神荡漾,一时间也没去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好在黄少天这个话唠一向能够自说自话:“不过我也真是够迟钝的,在今天以前我从来没想过,为什么我无论什么事情都想写信给你分享,为什么我这么想让你和我一起行走江湖,为什么你一有什么事情我就这么紧张。其实很简单嘛,因为我也喜欢你。哎呀,真是的,讲了一堆废话都没重点。文州,我一定要郑重告诉你,我也喜欢你,像你说的那样,可以用生命来信任的那种喜欢。”

“我知道。”喻文州轻轻嘀咕了一声。

“咦,你知道?”黄少天心念如电转,“你很早就喜欢我了,也知道我应该也喜欢你,可你一直不说——”

黄少天忽然松开了抱着喻文州的手,扳着他的肩头让他面对自己,“文州你跟我说,是不是因为你的身份,你不想拖累我,所以才一直不说?如果今天不是遇到这条臭龙,不是看到查清邪魔肆虐的真相、还阴系法术一个公道这件事有希望了,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准备跟我说明?”

喻文州听出黄少天语气中的愤怒,低下头,不去看黄少天那利剑一般的目光,“对不起,少天。”黄少天说得没错,他确实早已明了自己对黄少天的感情,也清楚黄少天对自己应该也是同样的感情,只是黄少天还有些懵懂,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只是他一直将这件事埋在心里,在没有确定阴系修行者可以堂堂正正地在这片大陆生活之前,他一直将这个秘密守在心里。黄少天是个直接的人,两个人互相喜欢,很好,很简单的事情。喻文州却背负得太多,考虑得太多,让这份感情迟到了两年。

黄少天见他低眉垂目,温言道歉,顿时心软了,“啊,那个,你不用跟我道歉的。归根到底是我自己不好,自己的感情自己不知道,反而怪你没早跟我说,简直是蛮不讲理嘛。对,蛮不讲理,口不择言,仗势欺人,十恶不赦……”

黄少天这么不住口地给自己编排罪行,什么罪大恶极的形容词都往自己身上安,逗得喻文州“噗嗤”一笑,抬起头来。黄少天见到他笑意盈盈的眼睛,不由得心神俱醉,一直滔滔不绝的嘴渐渐息了声。

“先前之所以没和你说那些话,有顾虑当然是一方面,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喻文州解释道,“因为先前咱们一直没有并肩作战过,空口说白话,总不是那么令人信服。”

黄少天这才想起来,他跟喻文州今天,其实是第一次并肩作战。这两年无话不谈,彼此之间知根知底,让两人今天一路下来默契无间,黄少天也就忽略了,其实两人先前从未配合过。并肩作战,对于其他同伴来说跟吃饭睡觉一样平常的事情,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却是如此难得。

“没关系”,黄少天乐观地道,“反正从现在开始,咱们会有无数并肩作战的机会了。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找出原因,就可以跟我一起闯荡江湖,可不能反悔哦。”

“可是少天不也说了吗?龙魂是在撒谎,真正的原因,咱们还需要进一步查找。”

“我知道啊。可你既然出手要杀死那个臭泥鳅了,就表示你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线索、用不到它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所谓谎言的真谛,就是七分真三分假,那家伙的话里面肯定有几分真的,这些真话就是有价值的线索。”

“哦,那少天说说,它说的哪些话是真的,哪些话是假的呢?”喻文州饶有兴趣地问。

“有你在,动脑子的事情不归我管!”黄少天干净利落地把问题推掉。

“喂!”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事情没解决,我可不一定跟你一起走,你也要偶尔动动脑筋啊。”

“你不跟我一起走也没关系啊”,黄少天这句回答大大出乎喻文州的意料,“你不陪我的话,就换我陪你啊。”

喻文州摇摇头,“如今大路上仍然邪魔肆虐,需要高手救黎民于水火之中。要少天你陪我隐居,我岂不是罪孽深重?而且你天生侠义,让你不管百姓死活,你一定做不到的。”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没说我要陪你隐居啊”,黄少天悠哉悠哉地道,“你一直不愿意跟我一起,不就是怕我太出名、跟我在一起会引人注意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换个身份就好了。我想想啊,冰雨不能用了,回头要让蓝河帮我重新找把兵器。反正到了我这种境界,就是拿把砍柴刀也照样所向披靡。夜雨也不能骑了,只能留在这边养着。哎,它跟了我这么多年,突然分开它肯定很伤心。容貌的话,人皮面具这东西也不算难弄到,对了我记得有种方法可以用面粉蜂蜜什么的做个假脸,不行那样太难看了,跟脸上长疮似的,站在你身边太不搭。话倒是不用刻意少说,现在武林中的剑客都多话,哈哈本剑圣的魅力就是大。对了还要改名字,起个什么化名好呢……”

喻文州听黄少天在这里细细谋划着改换身份的事情,心头一阵阵暖流涌过。黄少天是真心要放弃他这些年来在武林中博得的名声,陪着自己一起隐姓埋名重新打拼。这样的关怀,让他如何不感动?

“少天不用再费心了,无论你再怎么改装,还是会被人认出来的。”

“喂,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

“我不是对你没信心,是对我自己有信心”,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目光清明、坚定,“无论少天换成何种模样,何种身份,我都能一眼认出少天。”

这话说得黄少天心里跟灌了蜜似的,上前一步,双手抱住喻文州,嘴唇向他唇边凑去,喻文州反手回抱住黄少天,双唇正欲相接,忽感一阵地动山摇,两人站立不稳,一起跌倒在地。

“怎么回事,地震了吗?”黄少天喊道。

“整个墓穴都在晃动……不好,这个墓穴在从山腰上往下坠!”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