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全员粮食】这一路 03

“你还不走吗?”王杰希看着软趴趴地靠在椅子上的叶修问道。整个会议室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你不也没走呢吗。怎么,有话跟我说?”

王杰希看了看仍然放在投影仪上的参赛选手名单,“用这个名单上的阵容,当然也能打赢比赛。不过,要花费更多的功夫,研究地图,研究对手,搞好针对性特训。你的工作量,会更加一辈不止。”

“我说王大眼,你自己是劳碌命就别把别人都想得跟保姆似的好不好?”叶修伸了个懒腰,“以咱们这些队员的素质,要我瞎操心吗?对队友要有信心,知道不?”

王杰希眯起了眼睛,这让他的大小眼变得不是太明显,“其实很想上场吧?因为你自己不能上场,所以尽你所能,让更多的人有这个机会,哪怕更劳累一些,也心甘情愿。”

“……”叶修难得无语了一回。他确实是明白不能上场的遗憾,所以尽量安排更多的人上场,在王杰希面前死撑着不承认也没什么意思,这个人一路走来,为自己的队伍做出过巨大的牺牲,他又怎会猜不到叶修的本意呢?

“喂,就剩最后一场了,你真不打算让那群老外见识见识真正的魔术师?”叶修忽然转换了话题。

王杰希笑笑,这几场比赛他的打法自由奔放了很多,国内很多媒体都在报道中写道魔术师回归,但像叶修这样见识过真正的魔术师打法的人才知道,这还远远不是当初的魔术师状态。

“上个赛季,君莫笑和大漠孤烟、一枪穿云、夜雨声烦都一对一单挑过,唯独少了王不留行。后来你宣布退役,我还真有些遗憾,不能领教真正的散人了。”

“要试试嘛?老板娘帮我把账号卡寄来了。”

“好啊,我会用真正的魔术师,来领教千机百变的散人。”

“那还等什么?”叶修当即掏出账号卡。

“等来电啊。”王杰希无奈。这家伙忘记了整个宾馆都停电了吗?

“亏你还叫魔术师呢,居然这么不知道变通。宾馆没电了不会找家网吧?”

 

张新杰一脸严肃地看着翻译和宾馆的负责人交涉,翻译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不过是说说停电的问题,至于摆出一副观看外交部谈判似的严肃表情吗?

不光是翻译倍感压力,连张佳乐都觉得张新杰的表现太过苦大仇深了,“至于吗你?刚才叶修也说了,就算不停电,咱们看了一下午视频也累了,是时候好好休息了,停电对咱们没多大影响的。”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要不要继续开会是我们的安排,但身为接待荣耀运动员团队的宾馆,保持随时通电是他们的责任。会出现停电,是他们严重失职,我们必须让他们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以免以后发生类似事件。”

张佳乐吐吐舌头。他清楚张新杰这严谨到近乎苛刻的性格,也不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翻译交涉完毕,告诉他们最多再过十分钟就会来电。张新杰正规划着要在这没电的十分钟内干些什么,忽然听见张佳乐问道,“新杰,你当初第一次进决赛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张新杰出道第一年,就帮助霸图闯进了决赛,对阵当时如日中天的三连冠嘉世战队。这个问题,曾经有很多人问过他,而他的回答,也是一成不变,“我会尽力打好每一场比赛,不管是决赛,还是其他的比赛。”

“哈,果然是你的风格。”

张新杰也明白张佳乐为什么忽然提出这个问题。说到进决赛,除去已经退役的叶修,整个联盟就属张佳乐次数最多,经验最丰富。可是,决赛也是他的噩梦,每一次给他带来的,只有巨大的痛苦和失望。现在,又是决赛将近了。

“你呢,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这次决赛?”张新杰问。

“在担心我吗?”张佳乐笑得灿烂,脑后的小辫子一晃一晃,“放心吧。经历过去年的决赛,我早就看开了。疯狂也好,痛苦也好,迷茫也好,都过去了。昔日的经历,被我打了个包,背在背上。背着它前行,随时提醒我,我想要的是什么。”

冠军,只有冠军,超越一切的重要的冠军。追逐冠军的这一路,我走的艰难无比,现在,又是距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了。

这一次,我不会再倒下。

 

“队长,听翻译说再过十分钟就来电了。”孙翔经过楼下的时候听到了翻译的话,顺便就去找周泽楷转述了一遍。虽然到了国家队,喻文州才是队长,孙翔仍然是习惯管周泽楷叫队长。

“嗯。”周泽楷一向是能少说话就少说话,指望他多说几个字是很难的。

一般情况下孙翔也不会主动去找周泽楷聊天,但今天例外。他刚才在楼下,自然也听到了张佳乐和张新杰的对话。决赛,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开心的回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那可怕的三秒,那一瞬间的叶修无解。想到这里,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叶之秋的账号卡,这个曾经是叶修的账号卡。

“队长,当初你接过一枪穿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一枪穿云的交接,孙翔也多多少少听轮回的人说起过。张益玮毕竟是当时的轮回队长,第二赛季出道的老将,就算周泽楷这个新生表现得再优秀,为了他而放弃队中元老,这种选择在当时也是引人非议的。那时候周泽楷承受的压力,只怕不比方明华小。

周泽楷愣了愣,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枪穿云的账号卡,轻轻抚摸着,半晌才开口,“好好打。”

好好打,面对质疑,用实力来说话。周泽楷就是这样,不多说,只用无可置疑的表现,让那些对他有偏见的人闭上嘴巴。所以一枪穿云在他手中,才变成了真正的枪王。

而自己呢?当初一心想要拥有神级账号卡一叶之秋的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跑偏了?孙翔脑中忽然冒出当初叶修将一叶之秋交给他的时候,所说的一句话,“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队长,一会儿来电了,跟我打一局好不好?”

“好。”

孙翔握紧了一叶之秋,驾驭这张神级账号卡,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唐昊在小卖铺里买了一瓶矿泉水,几口喝完,扬手一扔,瓶子划了一条弧线,准确地落在了垃圾桶——外面几厘米的地方,咕噜噜地滚了起来。

“我觉得,你如果拿脚踢的话,可能会更准一些。”方锐捡起滚动的瓶子扔进垃圾桶。说这话,显然是取笑当初唐昊在选手席一脚踢飞矿泉水瓶子的事情。

唐昊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他现在还是不能淡定地和方锐相处,当初在呼啸的矛盾,方锐被迫离队,兴欣两次打败呼啸,这些纠葛,可不是做两周的队友就能化解的。

“喂,真的不打算改变一下自己?”方锐却主动和唐昊聊起天来,“横冲直撞的小唐学会了猥琐,更加势不可挡哦。”

唐昊想也不想地回绝,“我有我自己的游戏方式,不需要你操心。”

方锐翻了个白眼,“谁说你了,我说的是我们队里的唐柔。”

“你——”唐昊语塞。这家伙,真是猥琐到骨子里去了,说话都带着圈套,叫人不爽。

方锐哼着歌走开了,唐昊听出来了,他哼的,是呼啸的队歌。

方锐已经不在呼啸了,自己才是呼啸的队长。

可是这个赛季,方锐得了冠军,而呼啸,连季后赛都没进。

作战风格一向强硬的唐柔,在总决赛中都学会了猥琐,成功实现对轮回的一挑三。自己呢?是继续按照原来的路走下去,还是如方锐所说,做一些改变?

 

“用手机聊QQ呢?”肖时钦跟站在走廊里的李轩打招呼。

“是啊,队里有个八卦的家伙真是让人头疼,被他带得整个队伍都有无穷无尽的好奇心,每天都想从我这里得到第一手资讯,真是的。”

肖时钦不想打扰李轩和队友们聊天,正打算离开,忽然李轩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看看这个。”李轩拉开QQ群列表,从里面打开了那个名为“黄金一代”的群。肖时钦对这个群再熟悉不过,他也是这群里的一员。

“咱们这一代人才辈出,取了这么个一点儿都不低调的名字,每个人都想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成绩”,李轩指着群成员一个一个地清点,“张新杰第一年就拿了冠军,紧跟着第二年是李亦辉,再接着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今年苏沐橙也登顶了。可是你、我,还有云秀,别说冠军了,进决赛都是这辈子头一回吧。”至于连这个决赛都没进的田森,李轩决定暂时忽略。

肖时钦摇摇头,“我是第二次。”

李轩吃了一惊,印象中雷霆年年都是季后赛一轮游啊,难道自己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在嘉世的时候,挑战赛。”肖时钦解释。

李轩这才想起有这么一回事。投奔豪门嘉世,在挑战赛沉沦一年,一心只为夺冠,却在决赛中被网吧战队兴欣挑落马下,李轩原以为这件事会是肖时钦的伤心事,没想到肖时钦主动提起来,神色还很平静。

“我不介意跟人提起在嘉世的那段经历,因为没有那段经历,我就不会明白,雷霆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我的经历也算给大家提个醒吧。冠军谁都想要,可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哪里才是自己的归宿,别走偏了。”

李轩的QQ提示音又响起来,是虚空战队的群、不是没有羡慕过那些到了豪门的同龄人,可是仔细想想,自己最喜欢呆的地方,还是虚空啊。

 

“已经快七点了吧,天居然还这么亮,真是奇了怪了。”黄少天坐在楼下小花园的石凳子上,抬手遮住眼睛,试图挡住刺眼阳光。

“这里纬度比咱们G市高多了,夏天白昼时间会很长。”喻文州坐在黄少天身边,努力回忆初中学过的地理知识。

黄少天转头看看他,喊了一声“队长”,半天没下文。

“欲言又止可不是少天的风格啊。”

“唉,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不知道怎么说的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说开了,“队长,咱们两个同一年进的蓝雨训练营,同一年出的道,同一年入选的全明星,一起打了这么多年,一起拿过冠军,一起入选国家队,我原本以为咱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是啦,我知道你的职业寿命肯定比我长,将来总有一天我会比你先退役。可我没想到,居然会是我,先走上了没有你的赛场。”

这一路走来,剑与诅咒如影随形,大大小小的比赛,从未分开。忽然要黄少天在没有索克萨尔的赛场上征战,即使早有准备,他还是会觉得有些不习惯。这种心情,喻文州当然能够理解。

“少天,如果你退役了,你会不放心我,不放心蓝雨的未来吗?”不等黄少天回答,喻文州就接着说,“不会,因为你一直在悉心教导瀚文,你知道他有才华,将来一定可以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剑客,守护蓝雨的未来。”

黄少天立刻明白了喻文州的意思,“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即使你不在场上,场上还有张新杰,还有其他优秀的队友,他们会和我好好配合,取得这次比赛的胜利?”

“嗯。”多年队友,彼此的心思都是很快就能明白。喻文州对黄少天很放心,蓝雨的剑圣,可从来不会在正式比赛中闹情绪、拖后腿。

没有了诅咒的剑,会锋利依旧。这一次,我会连着你的份,一起奋斗。冠军,是属于我们的。

 

楚云秀和苏沐橙坐在甜品店里,等着取楚云秀的生日蛋糕。

“云秀今年有什么生日愿望吗?”苏沐橙问道。

“愿望吗?希望沐橙决赛能够上场算吗?”

“云秀……”

楚云秀的表情很严肃,“说真的,沐橙,决赛不能上场,你真的一点儿都不难受、不遗憾吗?”

苏沐橙叹了口气,“云秀,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是怎么开始打荣耀的?”

“没有啊”,这个问题苏沐橙没提过,楚云秀也没问过。

“当年,我和哥哥离开孤儿院四处流浪,哥哥就以电子游戏为生。他代练速度比别人快,打装备比别人打得多,打黑战几乎场场都赢。那时候在我心里,哥哥就是天底下玩游戏最厉害的人。”

楚云秀默然不语,苏沐橙有个哥哥,后来车祸去世了,这件事她还是知道的。

“到了我12岁的时候,有一个人忽然出现,和哥哥打了很多次,哥哥居然打不过他。后来他住进了我们家,哥哥和他打了无数次,始终是输多赢少。再后来,哥哥和那个人都打算进军职业圈,哥哥建了个号,叫做沐雨橙风。因为哥哥拿我的名字开玩笑,我就对这个枪炮师角色产生了兴趣,逐渐的,对荣耀也产生了兴趣。我永远记得那一天,我开始摆弄沐雨橙风的时候,哥哥背着那个人,和我说的一句话。”

“什么话?”

“哥哥说,‘沐橙,如果你想打荣耀的话,记住,要相信叶修’。”

“相信……叶修?”

“没错,十年来,我一直照着哥哥教我的,相信叶修,当然也包括这次。叶修从来选贤不避亲,如果他觉得需要我上场,一定不会把我排除在外。现在这样安排,只能说明,确实不需要我上场。在荣耀的事情上,叶修,从来都是最认真的。”

这一路走来,当初的一句叮嘱,早已变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相信叶修,不是因为哥哥让我相信我才去相信,而是那个人,值得相信。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