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黄喻】蓝语调 07

三次元忙成狗,郁闷至极,来写萌萌的黄少和喻队调整心情


第七章 性命交托

喻文州这一举动着实出乎龙魂的预料,他怎么也没想到一直和自己慢声细语说故事的少年竟会如此决绝地自裁,。他可绝不容许喻文州就这样死,落雷符迅速出手,击中喻文州手腕。手杖落地,一声脆响,如同信号一般,紧跟着“轰”的一声,墓室南边墙壁被炸开一个大洞。烟尘弥漫未散,一枚寒冰弹、一枚闪光弹迅速飞向落雷咒飞出的地方。

一切发生在瞬间,龙魂还没反应过来,两枚暗器已到眼前,次第炸开,一片耀眼光芒中,一道佝偻身影显现出来,正是被龙魂附身的村长。

一道黄影自墙上破开的洞开窜出,冰蓝色的长剑带着森然寒气,直刺“村长”。“村长”挥舞战镰应对,却见剑光铺天盖地而来,正是剑客绝艺,幻影无形剑。黄少天对这一绝艺的掌握早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转眼间已经刺出十三剑。“村长”匆忙迎战,先机已失,再加上他右手挥舞着战镰,左手却紧握着喻文州的灭神之咒,出招之时有所顾忌,无法完全施展功力,被黄少天逼得狼狈至极。黄少天的第十四剑劲力十足,直刺“村长”左手,“村长”只得挥动灭神之咒格挡,剑杖相交,幻影无形剑的强大威力爆发出来,灭神之咒从“村长”的手中飞了出去。

却听“村长”冷笑一声,空出来的左手迅速捏了一道定身符,往战镰上一贴,挥镰向黄少天斩去。这一斩,正抓准了黄少天幻影无形剑招式结束、后招接续不及的空当。那龙魂到底是昔日翻云覆雨的魔头,如今功力虽然大打折扣,但经验、意识犹在,就算黄少天是当世的绝顶高手之一,他也有与之一战的实力。只不过黄少天和他的目的并无直接关系,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节外生枝给自己找麻烦。刚才与黄少天交手之际,他心知黄少天急于替喻文州拿回灭神之咒,是以不着痕迹地卖了个破绽,吸引黄少天把最后劲力最强的一击用在击飞灭神之咒上,然后抓住机会出手,只要制住了黄少天,喻文州和郑轩两个都不足为虑。

只听破空之声响起,郑轩甩了数枚燕子金镖过来替黄少天解围。用战镰打飞这些暗器自然容易,但这样的话贴在战镰上的定身符就会提前失效,无法用在黄少天身上,于是“村长”左迈一步,暗器自他身边飞过,谁知一步迈出,正踏在一团紫色火焰上,暗影烈焰瞬间烧遍了他全身。“村长”不可思议地看向喻文州。他并不奇怪喻文州能够恰到好处地放这一团暗影烈焰,精妙的配合、适时的弥补空当本就是喻文州的长项,他惊讶的是,以喻文州的反应速度,他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放出暗影烈焰。

却见喻文州晃了晃手中的手杖,笑道:“以为我会去捡灭神之咒吗?”龙魂恍悟,他下意识地以为喻文州一定会去接飞出去的灭神之咒,谁知他用的竟然是原来的兵器,这样一来确实节省了时间。蓝溪阁提供的武器,威力自然是远不如灭神之咒的,但阴系法师的法术重要的不是威力,而是效果,任何武器施展出来的暗影烈焰,都能破坏对手的施法节奏,“村长”现在已经无法捏出任何符咒了。

黄少天这时也已经缓过劲来,最擅长把握机会的他自然不会错过这难得的良机,绵延不绝的剑招冲着“村长”招呼了过去,同样绵延不绝的是他说话的声音:“你这条死龙、臭龙、贱龙、混蛋龙,八十多年前就死了,现在居然还想从坟里爬出来继续兴风作浪,想得美,看我不把你揍到灰飞烟灭,不行,灰飞烟灭还不够,灰一定要丢到河里冲掉,烟一定要扇风吹散了,绝对让你永远永远再也没办法作怪。”

喻文州见黄少天形势占优,这才去捡起灭神之咒,问郑轩道:“你们早就来了吧。”黄少天口口声声骂龙,肯定不是刚刚才到的。

“是啊”,郑轩抖了抖头上的灰尘,“黄少真是厉害,一边要听着你和那条龙聊天,一边要悄无声息地破坏墓室外面的封印,还要和我打手势确认下一步行动,最主要的是这么半天他居然一句话都没说,让人不得不佩服啊!”

“喂喂喂喂喂!郑轩你什么意思啊,讽刺我呢是不是?咱们现在可是同伴!同伴知道不?有点同伴爱好不好?咱们现在共同对敌,内讧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黄少天打架不忘回嘴。

要是这场战斗有人旁观,此时一定会对黄少天说一句胡说八道。这家伙嘴里滔滔不绝,手上剑招半点不减犀利,郑轩和喻文州也是一边聊天一边见缝插针地往他这边丢暗器和法术,三人配合默契无间,哪有半分内讧的样子。龙魂越战越吃力,三个高手合围已是极难应付,更兼喻文州指挥能力极高,能将三人黏合在一起,发挥的实力远大于三人的简单相加。这一战,看样子是必输无疑了。

“喂,黄少天,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被逼得狼狈不堪的“村长”忽然开口发问。

“哈,你也太小看我黄少天了”,黄少天眉飞色舞地道,“敢在我面前抓人,就要做好暴露的觉悟。你居然还敢嘴贱挑衅我,你不知道吧,从你说话到你闭嘴,你身上的气息、行动的轨迹,已经被我捕捉得一清二楚,这就是多话的下场,明白不?”

郑轩真想冲黄少天翻白眼,你是以什么立场指责别人话多啊。龙魂却在黄少天的话中听出关键,“在你面前抓人……难道说?”

“呵呵,引蛇出洞,还算成功吧。”喻文州笑道。

郑轩这才反应过来,“喻公子,你和黄少,那时候是假装吵架,引这条龙出来?”

“当然了,我怎么可能因为文州没听我说话就生他的气,就不理他?我像是这么幼稚的人吗?我不过是找个由头离开文州,让这个笨蛇以为找到了机会,自己钻出洞而已。”

“看来我们俩的演技不错,连郑轩你都信以为真了。”

“老天,那喻公子你是以自己为饵,引出这魔头啊”,郑轩想想一阵后怕,喻文州这么做,完全是在赌黄少天能不能在那瞬间捕捉到对手的踪迹,“太危险了吧。”

“兵行险招懂不懂?所谓不入虎穴,焉得——”黄少天正准备大讲特讲兵法,却听喻文州道,“从第一次见到少天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可以把我的性命交托给他。”

短短几句话,每个字都重重砸在黄少天心上,炸得他心头一阵百花缭乱。性命交托,这种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他看向喻文州,满眼的不可思议,却见喻文州冲他点了点头,一向笑意盈盈的眼中,带着几分温柔,几分坚定,仿佛在告诉黄少天,我说的,是真的。

难以言喻的狂喜自黄少天心底涌出,迅速流遍全身,他开心得想大喊大叫,想放声高歌,想冲过去给喻文州一个拥抱,但最终,无尽的喜悦还是化作了他最熟悉的剑招,剑影步,黄少天身形幻化,七个完美的真假难辨的身影将“村长”团团围住,平日里极难达到的境界此刻如此轻而易举,这一刻黄少天觉得他无所不能。

本就落尽下风的龙魂彻底招架不住,手中战镰飞了出去。黄少天顾忌村长的安危,没有一剑砍在村长的身上,但冰雨散发的剑气对魂魄之类的怪物杀伤力是很大的,再加上郑轩的暗器有些也带有法术伤害,龙魂的消耗越来越大,再这样下去,他将无法附在活人身上。

“喻文州,我可是这世上唯一知道远古事情的存在,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如今荣耀大陆上邪魔肆虐了吗?这个谜只有我能解开。”

“哦”,喻文州不动声色,“你打算把这个秘密告诉我吗?”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这么大的秘密,总要有等价交换的东西才好。”

“你想要什么?”喻文州一边示意黄少天停止攻击,一边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其实这龙魂想要什么他一清二楚。

“你自愿把灭神之咒转让给我,如何?”龙魂所提果然如喻文州所料,“知道这个秘密,你就可以彻底拯救陷入灾难中的人们。一向自命侠义的你,应该不至于因为舍不得趁手的武器,而放弃这拯救万民的机会吧。”

“这个嘛……”喻文州托腮沉思,郑轩急道,“喻公子,不能答应他,这可是上古恶龙,一旦被他东山再起,才是最大的灾难。”

“放心,我现在想通了,荣耀大陆上人才济济,早就不是我可以只手遮天的时代了。我只想用灭神之咒恢复肉身,不再当一个飘飘忽忽的鬼魂。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全程监督我,以你们三个的功力,只要我中途变卦,你们随时可以打断我的法术。”

黄少天自然不相信这名副其实的鬼话,几次想出言打断,都被喻文州以眼神阻止。喻文州听龙魂滔滔不绝地说完,双手抱胸,笑道:“阁下似乎弄错了什么?”

“什么?”

“现在的你,根本没有和我们讨价还价的资格。”喻文州话音刚落,冰雨的剑光立刻逼近“村长”,伴随着黄少天的话声,“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现在老老实实说出来,二是你被我揍得不得不说出来,只有一和二,没有第三个选择,我数三个数,你选好,一,二——”

“我说!”龙魂气喘吁吁,他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也没力气操纵村长的身体战斗了。

“事情的起因,其实不在百年前,而在八十多年前。我败在了那三兄弟和那三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手中,被他们杀死。但我即使死了,尸体上还留存着巨大的力量。那三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其中的一个,就是后来被你们称为月亮神的那个,背着战友们偷偷吸取了我所有的功力,变得无比强大。而他传下来的法术,从此也染上了邪恶的性质。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阴系积累的邪恶,终于酿成了无可挽回的灾祸。喻文州,阴系天生就是灾难起源,你还是赶紧自废武功,改练其他的吧。哦,我差点忘了,你天生资质太差,自废武功的话,很可能从此就再也不能练武、成为废人了。废人还是罪人,你自己选吧。”

“闭嘴闭嘴闭嘴,你这满口谎话的臭龙,荣耀六系每一门都是极厉害的功夫,本身从无正义邪恶之分,你就别拿这个骗人了。”黄少天大吼道。

“骗人?我性命捏在你手里,怎敢说谎?你们想想看,荣耀六大派系,为何只有阴系出了事,其他的都好好的?再说,我自己的力量被人拿了去,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有必要拿这个说谎吗?”

喻文州闭上眼睛,苦笑了一声,“当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却让人不得不相信。好了,真相说出来了,你可以去死了。”

“喻文州你——”

“我们从来没说过你说了就饶你不死的,安心上路吧!”灭神之咒一挥,十几枚诅咒之箭急射而出。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