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黄喻】蓝语调 05

本章有隐藏的双花和林方,雷者慎入

以及,继续求评论~

第五章争执

郑轩的家族虽然世代都是空中陵墓的守护者,但从未有人进入过墓中,是以郑轩对墓中的机关布置也完全不清楚。三人商量之下,也只能步步为营、边走边看。喻文州和黄少天点起了三根火把,郑轩在墓碑上摸索了一阵,往一个凸起的地方按了一下,只听“轰隆隆”的巨响,墓门洞开,黄少天立刻持剑挡在喻文州身前,以防墓中忽然出现攻击。郑轩手里也捏了两枚暗器,随时准备开战。

过了片刻,墓中毫无动静,喻文州道:“看样子那个鬼魂是想在藏在墓中,和我们周旋到底了。”

“哈,是想占地利优势来对付我们三个吗?我倒要看看墓里面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机关。”黄少天挽了个剑花,当先进入墓中。喻文州跟在他身后,郑轩握着长弓,走在最后面。枪淋弹雨汪汪叫着,也想跟进去,被郑轩呵斥了几句,耷拉着耳朵留在了外面。

进了墓门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三人均知这古墓之中必然暗藏玄机,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行走甚是缓慢。走了一会儿,打头的黄少天忽然“哎呀”一声,只见他身旁寒光一闪,一柄长矛破土而出。

喻文州立刻停步不前,只听蹭蹭蹭之声不绝,一柄接一柄的长矛自地底冲出,甬道中顿时充满了黄少天的骂声:“妈的什么破机关啊,一点儿征兆都没有突然冒出来是要吓死人啊!靠靠靠没完没了了是吧,多少根了这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你大爷的居然还有?”

就这么一路嚷嚷着,黄少天东一闪,西一晃,所有长矛都跟他擦身而过,地下密密麻麻窜出来的几十根长矛,把甬道变成一片密集的长矛之林,结果一根也没有刺中黄少天,只见他在甬道的尽头挥舞着冰雨,大声喊道:“这一路的机关都被我触发了,你们放心过来吧。”

“好厉害!”郑轩赞道。他心里默默估算着,如果是自己面对这些机关,应该也能安全无事地通过,可是一边闪避一边不停地说话就有些困难了。喻文州干脆连估算也省了,他明白以自己的反应速度,是无法毫发无损地通过这个机关的。

甬道的尽头是一个墓室,墓室口立着四座巨大的石像,每个石像都有两人高,手中握着的石剑足有一柄长矛的长度。“这些石像,是剑客啊,没想到居然能见到一百年之前的剑客,不知道和现在的有什么不一样?”黄少天好奇心起,走到一座石像旁边刚准备仔细看看,忽见那石像无比迅捷地动了起来,挥剑向黄少天砍去。

“靠!”黄少天只来得及骂了一个字,眼见剑势凶猛,急忙纵身一跃,避开这一击。那石像改直劈为横扫,石剑发出破空而来的呼啸声,扫向半空中的黄少天。黄少天挥动冰雨,在石剑上一搭,借着巨剑横扫的力道,和石像拉开了一段距离。

那石像高大魁梧,一个跨步,便将距离拉近,再次挥剑劈向黄少天。正在穿越甬道茅林的郑轩右手一挥,两枚雷火弹飞出,在石像的胳膊上炸开。那石像不知是什么石头所制,十分坚硬,两枚雷火弹只炸出了两颗小石子,石像好似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一般,剑势丝毫不减。

黄少天就地一滚,石像这一剑劈到了地上,三人顿感地动山摇,整个墓室都被这一剑震得不住晃动。那石像一击落空,正待继续,忽然一抹黑光飞出,精准地击在石像握剑的手腕上,正是喻文州使出了一记切割术。

只听“咣啷”一声巨响,石像手中的巨剑落在地上。郑轩喜道:“对啊,攻击关节。”石像坚固非常,但关节连接之处不可能还是这么坚硬,这是石像的弱点。

伴随着郑轩说的这六个字的,是“叮叮叮叮叮叮”六声清脆的响声,黄少天自空中跃下,手中冰雨闪着寒芒。在他背后,石像的头、两条胳膊、腰、两条腿统统被卸了下来,变成一堆石块,掉在地上,顿时轰隆巨响、石屑纷飞。

郑轩目瞪口呆。这敏捷的反应,这精准的关节击打,这种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的气势,太帅了,不愧是被称为剑圣的男人。

“这石像居然动起来了太突然了还好我反应快,被这大家伙来上一下估计要变成一滩肉泥了。妈的这石头砸地上的声音难听死了,都已经把这家伙大卸八块了居然还用声音来恶心我们,吵死了吵死了……”黄少天一边啰嗦一边冲终于穿过茅林的喻文州和郑轩招手。

郑轩立刻把发自肺腑的准备夸赞黄少天的语句咽进肚子里。你才是吵死了好吗?有这么个毛病再帅也让人夸不出口了好不好。

喻文州看了看剩下的三个石像,道:“这几个石像应该也是能动的吧。”

“肯定是啦。一个一个打挺麻烦的,要不我们试试一波推了吧。”黄少天嘴里说着试试,身子已经向石像急冲而去了。

“喂,等等……”郑轩无力地抗议。这石像威力不凡,纵然黄少天身手了得,一下子对付三个也很困难。却见喻文州仍是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黄少天几步冲到左边的两个石像之间,两个石像都动了起来,两柄长剑向他绞杀而去。黄少天三段斩开路,又冲到右边,右边的那个石像也动了起来,三个石像对黄少天形成了包围之势。黄少天高高跃起,身形旋转,冰雨剑寒芒暴涨,剑气划出一个完完整整的圆,正是得意技剑定天下。此招的速度、威力都很强,三个巨大的石像被剑气一扫,也没能站稳,一时间东倒西歪。

正在此时,喻文州也使出了阴系的高级术法,死亡之门。黑色的大门旋转而出,门中黑气凝成的触手轻而易举地将三个东倒西歪的石像一一拖入门中,随即黑色大门消失,三个石像变成了一堆石头粉末。

“很轻松嘛!”黄少天和喻文州击了一下掌。郑轩呆呆地看着片刻间碎成粉末的石像,再看看身边这两个家伙,觉得今天自己遇到了两个非人类。

三人一起进入墓室,这个墓室空荡荡的,没有棺木,也没有尸骨,只有西边墙上有个扳手机关,看来只有扳动这个机关,才能出现通路。黄少天握紧手中冰雨,靠近机关,喻文州和郑轩也各执兵器,严阵以待。这个地方危机四伏,扳动机关很可能会忽然冒出来怪物,或者引来突如其来的攻击。

机关扳下,北边墙上出现了一道门。三人正朝着那道门走去,忽听得一阵轻响,转头看去,只见东边的墙壁逐渐龟裂,墙皮剥落,一副巨大的彩色图画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荣耀大陆的地图!”喻文州惊道。

巨大的图画占满了整个墙壁,湛蓝的蓝雨湖,碧绿的微草林,轮回山漆黑的山石,霸图原黄色的土地,嘉世城内飘满了鲜红的枫叶,还有百花谷、呼啸山、雷霆原等等,画得十分细致生动。

“为什么墓室里会有荣耀大陆的地图啊?”黄少天不解。

“我也不知道。”郑轩对墓主人完全不了解。

喻文州思索片刻,道:“也许这幅图并不能叫做荣耀大陆的地图。墓主是百年前逝世的,那时候这片大陆还不叫荣耀大陆。看来,百年前的大陆和如今的荣耀大陆并没有什么不同啊。不知道墓主在这里留下这样一张图用意何在,其他的墓室里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图画?”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黄少天扔下一句话,当先从北边的门中蹿了出去。

“黄少好兴奋啊!”郑轩嘟囔道。

喻文州微笑着不吭声,他自然明白,墓室的主人有绘画的习惯,其他墓室里可能也留有百年前的场景,这些场景是难得的资料,说不定就能为解决如今邪魔肆虐的事情提供有价值的线索,所以黄少天才这么兴奋。

出了门又是一条甬道。黄少天一马当先,又轻松躲过一波地下冒出的长剑,来到另一个墓室前。“又是墓室啊,多半又有石像守护。郑轩,死亡之门对功力的消耗太大,一时之间无法使用第二次,这次就劳烦你帮着少天解决了。”正在穿越剑林的喻文州看到墓室,便和郑轩交代了几句,换来一句意料之中的“压力山大”。

这次墓室门口站着的是四个手持长矛的石像,黄少天一鼓作气冲过去,四个石像一起活动起来,挺着长矛向他刺了过来。

“以为用长矛我就怕了吗?告诉你们,我和荣耀大陆上最好的长矛手叶秋打过无数次,对长矛手我再熟悉不过了,想刺到我,再过一百年吧。”哪怕是对着石像,黄少天也要开口嘲讽的。那四个石像手中的长矛都和他们一样高,抡起来跟风车似的虎虎生风,黄少天步履轻盈,在四条长矛密不透风的进攻下急速移动,很快脱出了四个石像的攻击范围,长剑一摆,一招仙人指路,击在一个石像腰间,这一招异常强劲,那石像站立不稳,向后倒去,这一倒正好砸到第二尊石像上,这样一个接一个,四个石像竟然都在这一击中倒地。

郑轩手中的暗器向着倒地的石像倾泻而去,每一枚暗器都精准砸中了石像的关节。一阵天女散花般的暗器攻击过后,四个石像都被大卸八块,再也动弹不能。

“干得漂亮!”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赞道。

“呵呵”郑轩笑笑。对着倒地的对手还不能精准打击,他也不用混了。

进入第二间墓室,同样是只有一个机关。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扳下机关,果然东边墙上再次出现一幅图画。但这次的图画却让三人都大吃一惊:燃烧着烈火的嘉世城,变成荒漠的霸图原,泛滥的蓝雨湖,树木被连根拔起的微草林,被拦腰撞断的轮回山。一条恶龙盘旋在大陆上,狰狞地嘶吼着。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忽然抓着郑轩的肩膀猛晃:“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这座墓是一百年前的吗?怎么墓里会出现荣耀三年恶龙祸世的图画?别告诉我是鬼画的,哪个鬼这么闲!”

“我不知道啊,我只能肯定守护这座墓的法阵绝对有一百年,我们族谱里面记着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荣耀三年的图啊。黄少别晃了,我头好晕。”

黄少天放开郑轩,看向喻文州。喻文州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几种可能吧。第一,守护墓地的阵法虽然是百年前的,但那个时候墓主并未逝世,很多人都是生前就建好了陵墓。第二,这幅图画的并不是荣耀三年的情景。可能在远古时期,也曾有一条恶龙荼毒生灵。第三,就像少天所说,有个鬼,闲得无聊。眼下只有两幅图,咱们掌握的信息太少,如果多几幅,或许就能知道更多的东西。”

于是三人继续前进,到了第三个墓室。这个墓室中的画是一个拳师、一个剑客和一个弓手勇斗恶龙的情景。拳师、剑客和弓手是格、剑、弓三门的祖师爷,都有画像流传,三人一看这幅画,就明白这一定是荣耀四年结义三兄弟的事情,喻文州刚才假设的第二种情况不成立。剩下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些图画是墓主人所留,看这些图画,应该是按时间先后顺序排的,越往后时间只会越晚,想要从图中找到远古的讯息,似乎不太可能了。至于有个闲得无聊的鬼这种假设,也可以从这幅画上推翻了。一般死后不去转世轮回的鬼多半是带着强烈的怨念,画上的三兄弟正气凛然,眼神中都是热情的光芒,这可不是阴暗的怨鬼能画得出来的。

原本极有希望的线索中断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心里都不好过。黄少天一路骂骂咧咧,到了第四个墓室的门口,引动四个石像来围攻自己,随即一记地裂波动剑扫了过去,三个石像立足不稳,摔成一团,第四个石像却避了过去,举剑向黄少天劈来。

“小心!”郑轩惊呼声未落,只见六道黑中泛紫的光柱升起,喻文州一记六星光牢,直接将第四个石像锁了起来,黄少天对着光牢里的石像一阵猛砍,瞬间解决掉了这个石像。

“黄少好像有些着急啊,刚才这个失误太险了,幸亏你反应快。”郑轩一边对着倒地的石像狂轰滥炸一边对喻文州道。

“失误?没有啊。地裂波动剑威力不大,让三个石像倒地已经是极限了,少天刚才那一击,已经发挥了地裂波动剑的全部威力了。”

“好像确实是这样”,郑轩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景,发现黄少天那一剑果然没有丝毫的疏漏。至于为什么用威力不大的地裂波动剑,而不用仙人指路或者剑定天下,郑轩也明白,那样的招式消耗巨大,黄少天也不能一路用下去不休息。

“少天消耗太大的时候,有我帮他弥补,就像刚才我消耗过大时,你来顶上一样。咱们可是一个团队啊。”

团体吗?听到这个词,一向没斗志的郑轩竟也有些莫名激动。只听喻文州又道:“少天看起来挺情绪化,可是战斗的时候,他从来都是最可靠的人。我一直这样相信他,希望你也能这样相信他。信任自己的战友,才能发挥最大的团队威力。”

郑轩不住点头,喻文州说的话似乎有一种无形的让人信服的力量。

说话间第四个墓室里的图画也已经现形,是太阳神、月亮神、星之神自天而降的画面。看来墓室里的图案只是想完整地表达群雄屠龙的故事。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不再对这些图画抱有任何希望。连闯四关,三人都有些疲倦了,于是席地而坐,休息片刻。

郑轩整理着自己的暗器囊,喻文州取出手帕擦拭着手杖,黄少天凑到喻文州身边,轻声道:“以前你总担心身份暴露会惹来麻烦,可是今天你也看到了,郑轩就完全不在乎这个。如今江湖上的风云人物,叶秋、韩文清、王杰希,他们都不歧视阴系法术的修行者。这个江湖,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险恶。我跟你说的一起走江湖的事情,你再考虑考虑好不好?你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羡慕那些并肩行走武林的人。孙哲平和张佳乐,繁花血景闪遍整个江湖;林敬言和方锐,步调相同得像一个人;还有叶秋和苏沐橙,男女搭配羡煞多少人。文州,咱们两个搭档,肯定不会输给他们任何一个。”

喻文州苦笑着摇摇头:“确实,武林中有很多清醒的人,可是他们的清醒有什么用呢?叶秋大神,嘉世城的第一功臣,嘉世城主陶轩的多年好友,结果如何?陶轩公然宣布要六系精通的叶神废掉身上的阴系修为,否则就驱逐出城,从此之后见面不留情面。还有呼啸寨,方锐已经被他们逼得放弃盗贼修为,改练气功,可呼啸寨还是不满足,一定要逼走方锐这个有所谓‘黑历史’的人,逼走林敬言是只是准备,他们真正要对付的是方锐。这个江湖早不是当初高手一言九鼎的时代了,真正掌权的那些人,他们容不下阴系修行者的存在啊。”喻文州说到这里,脑中忽然如闪电般闪过一个念头,这念头闪过得太快,以至于没能捕捉住。

黄少天却被他这番话激怒了:“为什么你要这么悲观,只看这些不好的地方?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一起闯一闯试一试,机会不都是创造出来的吗?你再三推脱,是不是根本不愿意和我一起走,是不是根本就不想和我搭档?”

喻文州一直在试图捕捉刚才的念头,黄少天这番话完全没听进去,回过神来时只见黄少天一脸愤怒,忙问道:“少天你刚刚说什么?”

“好啊,连我说话你都不听了,你是不是连朋友都不想跟我做了?好,我也不稀罕。”黄少天盛怒之下直接冲出了墓室,奔向下一个甬道。

“黄少……”听两人吵架听得压力山大的郑轩见黄少天气冲冲地跑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忽听喻文州“啊”的一声,全身被一团黑气包围,转眼间整个人消失不见。

“文州!”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叫声就往回跑,跑回墓室却已经不见喻文州的影子,只听见半空中一个阴沉沉的声音道:“黄少天,昨天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让我功亏一篑;可今天,也是因为你,喻文州才再次落到我手里。”

“你是那个该死的臭鬼魂对不对?立刻放了文州,否则我一定让你后悔当鬼!听见没有?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滚出来,咱们单挑!”黄少天大喊,墓室之中到处是他的回音,那个鬼魂却再也没有开口。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