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黄喻】蓝语调 04

感谢上次评论的大家,么么哒

大家也看出来了吧,蓝雨的各位每人都有一个可爱的宠物,萌萌哒

第四章 郑轩

空中陵墓位于白仁山的半山腰上。白仁山山势高峻,多悬崖峭壁,一般人难以攀爬。一个月前山腰上忽然出现一座陵墓,云遮雾罩之中仿佛漂浮在空中一般,周围的住户均感好奇,却也没有谁冒着危险去一探究竟。再加上出了千波河河水被污这样的大事,居民们自然也就不会去关心和自己的生活毫无关系的陵墓了。

子夜时分,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来到了西南的山脚下。蓝河等人原本想要一起来,被两人一起拒绝了。他俩都深知此次的对手甚是难缠,以蓝河等人的功力,随行只会给他们带来危险。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封禁咒的效果彻底解除了吗?你也说了那种地方必然机关遍布,危机四伏,还有那个百年老鬼也狡猾得很,你可千万不要逞强啊。”黄少天忧心忡忡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笑着扬起手杖,随手抹出十来支诅咒之箭作为回答。黄少天放下了心,开始对喻文州的武器发表感慨:“这支手杖也算是上品了,蓝河应该是把蓝溪阁最好的手杖给你拿来了。只可惜比起你的灭神之咒还是差远了。咱们赶快进墓里去吧,从那个可恶的鬼魂手里把你的武器抢回来。”

“灭神之咒是小事,咱们主要还是除掉那个鬼魂,让河水恢复原状。还有……”喻文州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如果这次探访空中陵墓,可以找到邪魔肆虐真正的原因,那以后不管去哪里,我都可以与你同行。”这是面对黄少天提出江湖同行的要求时,喻文州最终给出的回答。很显然不是黄少天希望得到的回答,但黄少天也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喻文州一贯理智,做什么事情都会冷静地分析,决定了就不会更改。黄少天也只能希望古墓之中真的有什么线索。

白仁山的陡峭难攀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对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高手来说不存在什么障碍。深更半夜,在荒山野岭里攀爬,朝着一座百年古墓进发,按说总有些阴森恐怖的氛围,这两人倒是边走边聊,弄得跟游山玩水似的。黄少天一路不停地说着江湖上最近发生的大事,从叶秋和嘉世城城主陶轩彻底闹翻远离嘉世城,到呼啸寨逼走了多年元老林敬言,再到繁花血景两位老搭档一前一后都离开了百花谷。这些事情他都在信里和喻文州讨论过,现在两人面对面地讨论,又是另一番情景。黄少天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经常不知不觉间就离题万里,喻文州一边从他无尽的废话中挑出重点一边把话题往回拉,一路走着说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山腰附近。

“咦,没路了?”黄少天看着面前宛如刀削一般的山壁,陵墓就在峭壁上端凸出的平台之上。

喻文州估算了一下山壁的高度:“这个高度,也就是一招的事。”

黄少天点点头,拔出冰雨剑,招走升龙斩,登时身如龙腾,飞纵而上。喻文州手杖一晃,使出影分身之招,假身留在峭壁下,真身也已经到了平台上。

谁知就在此时,破空之声骤然响起。暗夜里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只听声音,料想有不少暗器袭来。黄少天升龙斩招式未老,身在半空,暗器纷纷从他脚下飞过。喻文州的反应却终究慢了一步,一颗雷火弹在他脚边爆炸,登时站立不稳,跌倒在地。只听“嗖嗖嗖”三声,三支箭向他急速射来。

黄少天一招银光落刃,身形急坠,挡在喻文州身前,挥动长剑,将三支箭打落,随即一边嚷着“哪个混蛋竟然敢偷袭看剑看剑看剑”一边向着暗器射来的方向奔去。

无数暗器朝着黄少天砸去,袖箭、梅花镖、燕子金镖、铁蒺藜,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寒冰弹、雷火弹、闪光弹、回风刃,各种带着法术效果的暗器,砸在平台上,闪烁着青赤黄紫各色光芒,噼里啪啦的热闹非凡,如同一场绚丽的烟花绽放。

“哎呦,这是学张佳乐呢?百花式打法,真是好看得很啊。你们这些玩暗器的是不是各个都喜欢模仿张佳乐啊?可惜,你今天遇到的是我。我告诉你,就算是张佳乐今天在这里对我出手,我也能游刃有余,更不用说你还远远未够班。赶紧出来投降吧!”黄少天嘴里喋喋不休,身形轻盈如燕,无数暗器从他身边飞过,在他身边炸开,不止没有任何一个打中他,连他前进的脚步都没能阻碍。

躲在岩石后面放暗器的人有些着急了。他使劲浑身解数都没能奈何得了黄少天,这个对手竟然如此棘手,转眼一看,却发现喻文州仍然站在平台边缘,没有跟着黄少天一起冲过来,心想这个人反应挺慢,倒是可以利用他围魏救赵。于是手一扬,原本准备攻击黄少天的暗器悉数飞向喻文州。

喻文州似乎早料到此人会转向攻击他,一个侧身,躲过这一波袭击,随即手杖挥动,一只黑爪自半空中飞出,直接抓向岩石后的偷袭之人。那人躲闪不及,直接被这一抓甩了出去。

偷袭之人大吃一惊,他躲在岩石后面可不是一直站着扔暗器,他也一直在移动,调整最好的扔暗器的位置,隔着石头,又有暗器炸开的声音盖住脚步声,一般人很难找准他的位置,谁知喻文州竟似能够看穿石头一般,一击就精准地攻击到了他。没等他细想,冰蓝色的剑光已经出现在眼前,黄少天已经瞬间杀了过来。

那偷袭之人被黑暗之爪甩出去,倒在地上还没有站起来,百忙之中挥动手中的长弓,挡住了黄少天直刺而来的一剑。黄少天“咦”了一声,甚是好奇。他这冰雨剑是神兵利器,一般的弓箭来挡这一下攻击,早该断了。这长弓居然还能完好无损,可见也是一柄神兵,正想细看这柄长弓,忽听背后传来“汪汪汪”的狗吠声,一条大狗向他急冲而来,两支小箭从狗身上射出。黄少天挥剑扫落小箭,偷袭之人趁机站了起来。那狗冲到黄少天面前,却没有发动攻击,而是挡在了自己主人面前,狂吠不止。

“枪淋弹雨,别叫了”,偷袭之人把长弓背在了背上,示意停战,“你不会是黄少天吧?我居然和剑圣打了这么长时间,压力山大啊。”

“没错我就是黄少天,败在我们两个手下不服是不是?觉得我们俩二打一不公平是不是?来来来我和你单挑,这次文州保证不插手,咱俩堂堂正正地打一场。”黄少天兴致勃勃地道。这个家伙武功确实不弱,在黄少天遇到过的玩暗器的人之中,仅次于绝顶暗器高手张佳乐。刚刚短暂的交手挑起了黄少天的斗志,是以提出了一对一的要求。

谁知那人连连摆手:“单挑还是算了吧,我打不过你。”

“……”黄少天难得地无语了。习武之人、尤其是高手,多半是有些傲气的,即使明知实力有差距,也要尽力打过一场方才甘心。这人是怎么回事?还没打居然就直接认输,根本就是直接泼黄少天冷水啊。

喻文州这时走了过来,对那人一抱拳,道:“在下喻文州,敢问这位少侠高姓大名,为何深夜会在此古墓之畔?”这人虽然出手攻击他们,但无论是先前射向自己的三箭,还是后来对黄少天的攻击,都没有冲着要害,想来他并没有恶意。是以他和黄少天出手之时,也都是有所保留的。

那人抱拳回礼道:“我叫郑轩,我家祖上是这古墓主人的好友,先祖遗训,郑家世世代代都要守护这座古墓。原先这座古墓有法阵守护,我们也不用操什么心;一个月前,一百年的时限到了,法阵消失,古墓现形,族里就派我过来守住古墓,不让人接近,以免打扰墓主的安宁。两位还是赶紧离开吧,要不然我不好跟族人交代了。”

喻文州听到“一百年”一词,心中一喜,荣耀大陆如今只有九十年的历史,一百年的古墓,说不定真的藏着上古的秘密,“郑少侠,这墓主能有如此高明的法阵守护陵墓,想必是非凡的人物。我和少天都好奇得紧,可否请郑少侠告知一二?”

“叫我郑轩好了。少侠少侠的,亚历山大啊。至于这墓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知道,他是我爷爷的爷爷那一辈的人,传到我这一代,只剩下要守墓的族规还留着,其他的都不知道了。”

喻文州一阵失望,看来从这人口中问不出什么,还是要进入古墓之后,自己观察分析。

“这是你的狗吗?叫什么来着,枪淋弹雨?这名字够奇怪的”,黄少天蹲下身来打量郑轩的狗,他一直很喜欢狗,“呦,狗身上还挂着暗器机关来着,你还真有创意,狗也可以用来战斗,和魏老大在索克萨尔身上放阴源一个道理。我回去也要在夜雨身上装点什么,让它也可以战斗。”

枪淋弹雨不战斗的时候也和它的主人一样没精神,黄少天摸它也不理睬,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郑轩也打了个哈欠:“两位,这么晚了,你们还是回去吧,这个墓没什么稀罕的,两位要探险也不用到这里来吧。”

“谁跟你说我们来这里是探险的?我们是来除恶的好不好?你知不知道这个墓里面出了个恶鬼,把整条千波河都染上了邪气,庄稼都死了,动物喝了水也死了,人喝了水病得很厉害。那恶鬼还抢走了文州的武器,还害文州差点被烧死,所以今天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那个鬼算账。话说这个墓是你一直负责看的吧?你有没有见过那个鬼长什么样?”

“好吵”,郑轩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剑圣果然跟传说中一样烦,不对,是更烦才是,这一说一大堆,完全没听进去,他到底在说什么啊,“压力山大啊。”

于是喻文州开口了,“墓中出现恶鬼,荼毒百姓。我和少天想要入墓中将他出去,不知道郑轩你是否愿意同行?”

“什么?”喻文州说的话郑轩倒是听明白了,可这话的内容也太震撼了点。这俩人要进入古墓不算,还要让自己这个守墓人也进去?

“千波河流域的惨状,你见过吗?”喻文州问道。

“见是见过”,郑轩偶尔也会下山买些日用品,千波河被污他也是知道的,“可以的话我也想替千波河畔的百姓做点事。可是,你怎么能确定是这墓里闹鬼引起的?”

喻文州略一迟疑,随即答道:“我对阴邪之气的感应,比一般人要强。我能感受得到,问题就出在这里。”

“也对哦,你是阴系法师。”郑轩又想起了把自己摔得七晕八素的黑暗之爪,还是个很厉害的阴系法师。

“郑少侠,你既然也有心为百姓做事,今日大家便一起进入这座古墓。若是果真能诛除恶鬼,此等善举,令祖与此墓主人在天有灵,必然也不会怪罪于你。如果墓中确实没有恶鬼,喻文州愿意与你一同回你族中,向你族人告罪,任凭他们处置。”

“我也一样,要是找不到那个恶鬼,我跟文州一起去你们族里领罚,绝不让你为难。”

郑轩看看喻文州又看看黄少天,跟他们一起吧,有违祖训,不跟他们一起吧,良心上又过不去。做这种决定压力真大啊。

喻文州和黄少天也都明白郑轩做这个决定不容易,没有让他立刻表态,两人闪到了一旁。

“你说他会答应吗?”黄少天问。

“希望他能够答应吧。这人武功算是个高手,又是守墓人,说不定对墓中的机关暗道也比较熟悉,有他带路咱们可以方便很多。”

“我也希望他答应,这人不错,对阴系法术修行者完全没有偏见,可以交个朋友。”黄少天兴奋地道。所有对阴系法术修习者没有偏见的人在他看来都不错。

“是啊,很不错”,喻文州笑笑,“只可惜打不过少天。”

“别提这个了行不行”,黄少天郁闷。刚刚郑轩这句话噎得他说不出话来,这会儿喻文州居然拿这个打趣自己。

那边郑轩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唉,我爷爷的爷爷一定没想到他的后代居然会主动带人去他老朋友的墓里。真是——”

“压力山大啊!”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帮他把这句话补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