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黄喻】蓝雨调 03

原本想隔日更的,结果昨天临时有事没能做到……

以及,越写越没有信心了,求评论

第三章 同行

“封禁咒?”大厅内,蓝河众人听系舟说起喻文州的伤,都吃了一惊。封禁咒是阳属性法术的一个分支——驱魔师的一种极厉害的战斗符咒,中了封禁咒的人,十二个时辰之内都不能施展任何法术。好在这种咒术除了封禁之外,没有任何附加作用,对身体不存在伤害。

雷鸣电光提出疑问:“可是黄少说过喻公子曾经放过一个混乱之雨啊,如果中了封禁咒,怎么能施展这个法术呢?”

“索克萨尔”,系舟答道,“大家都知道吧,索克萨尔是魏老阁主养大的鸟儿,这只鸟身上带着阴源,可以在关键时刻救救急。只是这种阴源实在太渺小,用以施展混乱之雨这样的法术,是非常大的消耗,所以喻公子才会昏迷了一路。”

众人对蓝溪阁昔日老阁主魏琛的为人也多少了解一些,此人作风狡猾,保命功夫了得,无论何时都有几手准备,不会让自己陷入绝境,在鸟儿身上留下后招这种事也确实是他会做的。

云归提出另一个疑问:“会让河水染上邪气,按说应该是阴属性的人或者怪物。可是封禁咒是阳属性驱魔师的绝技,这是怎么回事?”

荣耀大陆上六大派门,剑、弓、格、阴、阳、灵,每一门都博大精深,很多高手之人穷尽一生,也只能在本派系达到高峰,若兼习其他派门的绝学,不仅会耽误原本功夫的进度,而且极有可能因为不能兼容并蓄而走火入魔。许多年来,只有一个天才能够同时修炼六派绝学,这位天才便是嘉世堡顶梁柱、昔日武林第一高手叶秋。但即使是叶秋,也只能将六系的基础功夫融合,高端的功夫无法达到全数精通。封禁咒在阳系法术里面属于高端法术,阴阳两系本就有些互克的属性,一个阴系高手能把阳系练到这样高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想起来了”,灯花夜忽然喊道,“听说喻公子住的那个村,村长就是个驱魔师。会不会其实喻公子是被村长暗算的,河水被污染,村民们生活不下去了,村长要给村民一个交代,又找不出原因,正好又发现喻公子是阴系法师,所以就拿他来当替罪羊了?”

“不可能”,系舟脱口而出,“以我今日对喻公子的观察,他的修为,绝对是武林高手的行列。一个小村庄的村长,应该没有那个本事能成功暗算他。”

蓝河也道:“我也觉得不是村长。前几天咱们分舵也有人从千波河经过,说河边立着牌子,提醒路人不要饮用河水,看起来是那位村长的手笔。我想,这样的一个人,应该不会干嫁祸他人、草菅人命这种事吧。”

“也对”,灯花夜挠挠头,“不过到底情况如何喻公子最清楚,他现在既然醒了,一定会和黄少说的,咱们就等着黄少吩咐吧。”

蓝河点头:“没错。这次的敌人看起来很不好对付,咱们大家都打起精神来,黄少还有喻公子要是有用得到咱们的地方,可要好好表现。”

众人纷纷答应着,过了一会儿有下属报告到做饭时间了,蓝河考虑到喻文州第一次来蓝溪阁,又是个病人,便想去询问一下他的口味。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屋内传来黄少天愤怒的声音:“西南方的空中陵墓是吧?我这就过去,砍那个罪魁祸首一万剑,砍到他娘都不认识他。”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奈,“那个鬼魂现在附在村长身上,你砍一万剑,砍的也只是村长,动不了那个鬼魂分毫的。”

“那就把鬼魂从村长身上揪出来再往死里揍呗。不对啊他本来就死了,不管了反正要拼命揍,揍到他魂飞魄散,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空中陵墓、罪魁祸首、鬼魂、附身、村长,蓝河听着两人的谈话,将这些关键词串起来,对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只听屋内喻文州又道:“等到今夜子时,我身上封禁咒的威力就会彻底消失,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空中陵墓。”

“不行不行不行,你是病人,病人就应该好好休息。我知道你肯定又要说你没事可你今天受了这么多罪我无论如何不能让你再去冒险了。那个臭鬼魂的事情我一个人就能处理,你就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放心,我一定把怎么揍他的原原本本讲给你听,包你出气,好不好?”黄少天噼里啪啦说完一堆话,转身就往外走,忽听背后喻文州道:“少天,你记不记得,两年前我和你说过的,釜底抽薪的那些话?”

黄少天顿时想起两年前,自己从武林盟主冯宪君的庄园出来之后,一路直奔皇宫,想逼着皇帝废掉那个禁令,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喻文州。这个少年只比自己大半年,却有着远远超过同龄人的冷静。

“就算你拿剑指着皇帝,要他废掉禁令,又有什么用?只要邪魔恶鬼仍然在荣耀大陆上肆虐,百姓们就仍然会视阴系法术为洪水猛兽,朝廷仍然有一千一万种方法来打压我们这些修行者。除了真正的高手,又有谁能真正分辨阴性魔物与阴系法术的区别?你现在去闯皇宫,只是冒着巨大的危险,去做一件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只有查清楚邪魔肆虐的真正原因,才能彻底消除人们的偏见;也只有查清楚原因,才能彻底消灭邪魔,这才是釜底抽薪的办法。”

于是黄少天放弃了闯皇宫,跟着魏琛处理了蓝溪阁的事情之后,他就在江湖上四处闯荡,一边行侠仗义诛邪除魔,一边调查邪魔恶鬼出现的真正原因。当然这件事不止他一个人在做,喻文州也在暗中调查,嘉世堡叶秋、中草堂王杰希,还有许多才智过人之士,都在调查这件事。可惜两年过去,大家都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荣耀大陆上的魔物却是杀完一茬又一茬,没完没了,百姓不胜其苦,高手们不胜其烦。现在喻文州忽然又提到这件事,成功让黄少天停住了脚步:“你找到线索了?”

“不能说线索吧,只是猜测。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头绪,一个主要的原因,在于这种现象在荣耀大陆是第一次出现,没有类似的经验可以借鉴。那么,从更久远前找起呢?在这片大陆还不叫荣耀的时候,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可以引以为鉴呢?”

“在这片大陆还不叫荣耀的时候?这方面的历史几乎找不到吧,不管是书籍记载,还是故老相传的故事,都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内容,荣耀大陆,好像一下子就出现了,没有人知道以前是什么样的。等等,对啊,没有人知道,鬼却有可能知道啊,文州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喻文州点头:“没错。那个空中陵墓是个百年古墓,不知为什么以前都处于隐藏状态,一个月前才突然在西南的半山腰上现形。我早有意前往一探,但这种地方必然机关遍布,危机四伏,要进入先要有充足的准备。现在和河水污染两件事情合并在一起了,我更没有不去的理由了。”

“要说打架揍人,我一个就足够了;不过要说到套话收集信息,果然还是要你出马。好吧,今夜子时咱俩一起过去。不过你的灭神之咒被那个该死的鬼魂拿走了,我待会儿去找蓝河,让他帮你借个手杖来。”

“是,黄少。”蓝河下意识地答应着,说完话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门口听了半天两人谈话,不由得有些尴尬,“那个,喻公子,我是想来问一下,您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我吩咐厨房给您准备。”

喻文州笑道:“蓝舵主太客气了。喻文州今日蒙各位照顾,已是感激不尽,怎么好再给各位添麻烦。我的伤没什么大碍,厨房也不需要特别照顾我,大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好啦。”

“喻公子才是太客气了。”蓝河忙道。要说照顾,比起喻文州对蓝溪阁的贡献,他们今天做的这点儿事实在是微不足道。

“好啦好啦你就吩咐厨房拣好吃的做就行了,不说吃饭我还不觉得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饿啦,让他们动作快一点啊。”

蓝河出去之后喻文州笑眯眯地看了看黄少天:“要不我待会儿下厨给你弄几道菜?好久没吃我做的菜了吧。”

“别别别,虽然我确实特别特别怀念你做的菜每次想到就会流口水,不过我没这么没良心让一个病人给我下厨做饭。你还是好好休息休息吧把精神养足了晚上咱们找鬼去。”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把喻文州往床上按。

喻文州已经不想再和黄少天争论自己是不是病人的问题了,转换了话题:“躺了半天了,再躺头就晕了。少天你陪我出去走走好吧?”

说是出去走走,其实也就是在蓝溪阁第十分舵内部转转。第十分舵规模也算不小,从大厅到庭院再到练武场都有不少人,黄少天自然是众人心中的大神,喻文州也是闻名已久,此时看到他俩,众人都很激动,有性子活泼点的大着胆子上前搭话。喻文州脾气温和待人和善,黄少天性子活泼跟谁都聊得来,两人很快和蓝溪阁众人打成一片,热热闹闹地聊了半天。

众人散了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来到了马厩旁边。夜雨声烦看见主人来了,兴奋地嘶叫了两声。索克萨尔原本停在夜雨声烦背上梳理自己的羽毛,被这突然的叫声吓到了,跳起来啄了夜雨声烦一口。

“索尔别欺负夜雨啊。”喻文州摊开右手,索克萨尔扑棱棱地飞过来,停在在掌心。

“没事没事,它俩一直都是这么闹的。”黄少天走过去给夜雨声烦顺毛。

“夜雨好像瘦了啊”,喻文州也过去拍了拍夜雨声烦,“累坏了吧。前一阵子少天你从蓝雨湖跑到微草林,又从微草林跑到嘉世城,再从嘉世城跑到霸图原,然后直奔轮回山,最后又回到蓝雨湖,差不多跑遍了整个荣耀大陆,真是辛苦夜雨了。”

原来前一阵子蓝雨湖畔出了个罪恶盈天的采花贼,糟蹋了许多少女不算,还打死了几个被害人的家属。黄少天当时正好在蓝雨湖附近,发誓一定要把这禽兽碎尸万段。偏生这个采花贼轻功高超,又擅长易容,每每犯案之后都能顺利逃脱。后来喻文州根据黄少天来信提供的信息分析出了采花贼的真实身份,这才让凶手无所遁形。凶手暴露行迹之后开始疯狂逃窜,没想到黄少天诛恶之心无比坚决,硬是追着他跑遍了整个荣耀大陆,走投无路的凶手终于丧生冰雨之下。

黄少天一边给夜雨声烦顺毛一边回忆当初的事情,忽然冲口而出:“文州,从今以后,你和我一起闯荡江湖好不好?”

“啊?”

“我杀掉那个采花贼的时候,好多人夸我是英雄,说一辈子感激我,说要把我当神仙一样拜,还有说要给我供长生牌位的。那时候我特别想跟他们说,其实那个混蛋伏诛,你也是大功臣。不止这次,还有很多很多次,我做了好事,人们夸我是英雄,是大侠,你的功劳却没人知道。你每次都千叮万嘱,不要给你找存在感,一旦你出名,身份暴露的危险就大大增加。可是想到你做了那么多事却没人知道,我心里就闷得慌,我快要憋死了,真的快要憋死了。”

“……”喻文州被黄少天这番话震撼了。其实,他也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自己能和黄少天一起行走江湖。两年来,每次黄少天来信,他都通过厚厚的信纸,想象黄少天纵横江湖的模样,这种渴望就会越发的强烈。喻文州心里明白,他渴望的,并不是众人的感激与崇拜,更不是江湖声望地位,他只是想和黄少天一起并肩而行,看到他诸恶锄奸的坚定眼神,看到他行善时开心的笑容。可是喻文州心里更清楚,幻想只是幻想,不该成为现实。如今,黄少天坦然说出希望和自己一起闯荡江湖,自己的回答呢?

“少天,我身份暴露的下场,今天你也看到了。两年前我就说过,我不适合和你一起闯江湖,那个理由,到今天还是适用的。”

“那时候你说我太出名、太引人注意,跟我在一起,会有更多的人关注你,增加你身份暴露的危险。可是即使你不跟我在一起,你的身份也有可能暴露啊,像今天这样,如果我来得晚了,你不知道还要受多少折磨。咱们两个一起走,就算你身份暴露,我也可以在你身边保护你。如果你不跟我一起走,我以后每一天都要提心吊胆,担心你会暴露会被人迫害,文州,你忍心让我每天都担惊受怕吗?”

“……”喻文州暗想,险些就被少天说得动了心呢。其实两年前他就明白,如果自己和黄少天一起闯江湖,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保护自己。喻文州甚至清楚,他们俩联手,在江湖上就算不能横着走,也很少有人能奈何得了他们。只是,那样的话,他们的时间、经历,都要浪费在无穷无尽的追杀之中。黄少天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又天生侠肝义胆,他注定站在武林巅峰,享受他人的尊敬,获得无上的殊荣,怎么能够因为自己,绊住他的脚步,毁掉他原本光明的前途?这才是喻文州不愿意和黄少天一起走的原因,却也是他永远不会和黄少天说的原因。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