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无绝期

【伞修】君莫笑

写给叶修大大的生贺(好怕自己拖延症,干脆提前写了)

大家都是酒坊的酿酒高手(别和我计较原著里宅男们滴酒不沾的情节,这里他们都是千杯不醉),伞哥存活设定,CP是伞修,其实主要写的是兴欣的大家。呃,应该不虐吧。

余杭的兴欣酒坊最近名声大噪,招牌酒君莫笑在三年一度的赛酒会上一举夺魁,并被挑选为皇家御用酒。老板娘陈果高兴得快飞起来了。这天晚上把店门一关,所有同伴围坐一桌,桌子上全是各大酒楼的山珍海味,丰盛无比。

“各位,感谢大家三年以来为兴欣酒坊所做的一切,咱们大家白手起家、从无到有,走到今天这一步,真是辛苦大家了。什么都不说了,我先干为敬!”陈果话没说完,眼泪就流了下来,急忙仰着脖子一饮而尽。

共饮之后自然是相互敬酒,不知道是不是陈果刚才开启的话题太沉重,一桌子人都开始追忆往昔峥嵘岁月:想当初,为了争取到优质稻米、所有男人集体跑到水田里帮农民一起插秧,回来之后集体累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想当初,大家逛遍了江南所有集市和铺面,收集上等的酿酒器具,跟店家砍价砍到地老天荒;想当初,酿出来的第一坛酒彻底失败,众人痛苦了一整天,第二天又振作精神从头再来;想当初,费尽千辛万苦才从百余家酒馆中脱颖而出,争取到参加赛酒会的机会,一群整天和酒打交道的人个个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说得动情,三个姑娘都开始抹眼泪,几个年轻人也都红了眼圈,就连一向嘻嘻哈哈的魏琛和方锐,也都长吁短叹了一番。

“我说,你们至于吗,这才一次酒魁就激动感伤成这样。咱们以后是次次要拿酒魁的人,有点出息好不好?”兴欣酒坊的当家叶修看不下去,发话了。

“靠,真他妈狂妄”“这么一点儿活路都不给别人好吗,不怕以后出门被人扔酒坛子”。叶修大神出马果然非同凡响,原本有些压抑的氛围顿时一扫而光,年龄大的几个立刻就喷上了。年轻人倒是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叶修,用如此理所当然的口气说出以后次次拿酒魁这种话,当世除了叶修大神谁还有资格?谁有?

气氛活跃之后乔一帆首先向叶修敬酒,感谢前辈的教导提携。其他众人纷纷跟随,给叶修敬酒的原因随便就能找十个八个,君莫笑问世并夺得酒魁,他才是付出最多的人,配方是他拿出来然后不断改进的,各种原料是他亲自挑选的,酿造的过程他从头操心到尾,连推广销售路线都是他一手策划的,劳苦功高这四个字,送给他可再合适不过了。

眼看众人有点没完没了的趋势,叶修大神不干了:“差不多得了啊,这一杯大家一起干了,敬酒到此为止。接下来咱们行个酒令,热闹热闹。”

 “那可不行”“叶修大大你不能这样” “你也太不要脸了”反对声顿时响成一片。一杯酒就想打发我们所有人,拿我们当和长安虚空酒坊的酒鬼一样哄啊?再说,行酒令,那你叶修大神岂不是立于不败之地了,谁不知道您老人家的光荣事迹,投壶永远全中,掷骰子永远三个六,划拳曾经坐庄战趴二十个人,就连玩青蛙落水都能连说半个时辰不带错数的,如此独孤求败的战绩谁还能和你好好玩耍?

一片混乱中叶修冲苏沐橙使了个眼色,苏沐橙笑笑开口了:“咱们今天人多,酒令什么的,该选个热闹点的。既然是庆功会,也不要什么费脑子的令,击鼓传花怎么样?果果你来当令官好不好?”

“好啊。”陈果对苏沐橙一向言听计从,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先答应了。苏沐橙偷偷地给叶修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作弊啊这是,众人心中哀嚎,却不能改变老板的决定。好在,击鼓传花确实不需要什么技术,兴欣的人接受现实能力都很快,已经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出主意了。

咱们这里没有鼓也没有花啊。”包子考虑问题总是这么实在。

“鼓可以拿筷子敲盘子代替,至于花”,乔一帆抱起一个空酒坛子,“这个行不行。”

“行的行的。话说,拿到花、啊不对,拿到酒坛子的人要怎么样?喝酒对咱们来说都不是事儿,要不讲个笑话?”方锐看了看莫凡,让沉默寡言的莫凡讲笑话绝对能载入兴欣酒坊大事记。

“讲笑话不够刺激,要我说,谁拿到酒坛子,就答应坐在上首的人一件事,无论是什么,都必须办到。”魏琛还想玩得更大点。坐在他下首的罗辑打了个冷战,暗想现在换位会不会太明显

“这样不好吧,人的能力有限,有些事情确实办不到。”安文逸一向实话实说。

“老魏说的方法挺好的,这样吧,我给你们当评判,如果我觉得提出的事情不合理、做不到,那就喝杯酒代替。”说话的是叶修,由他评判,怎么一点安心的感觉都没有呢。

“随便吧,赶紧开始吧。”唐柔一向不喜欢啰啰嗦嗦浪费时间。

吵吵闹闹中活动终于开始,陈果拿手绢蒙住眼睛,叮叮叮地敲起盘子,其他人飞速地传起酒坛子。第一轮结束,酒坛子落在乔一帆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乔一帆的上首——包子身上。

“头一个是我?哈哈,运气真好。一帆,我想想让你干什么?”包子说得眉飞色舞,乔一帆听得心惊胆战,这个包子的想法一向天马行空,他提出来的事情一定也是怪异非常。

“哈,想到了”,包子一拍脑门,“听说微草酒坊的那个王大当家有把扫帚是个宝贝,一帆你想办法弄过来给大家看看。”

“啪叽”,正在端着杯子打算喝点水稳定情绪的乔一帆听到包子的话吓得手一抖,杯子直接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这包子怎么就这么折腾呢?他以前在微草酒坊当过学徒,对严厉的当家王杰希一向敬畏,虽然来兴欣好几年了,但王杰希对他的影响可不会这么快就完全消失。让他去跟王杰希借东西?他连开口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魏琛却已经在一边起哄了:“包子说得好,我也一直想看看王杰希的那把宝贝扫帚。哎,大名鼎鼎的京城微草酒坊当家,当年也不过是酒坊里一个扫地点香的杂工……”

“老魏你行不行了,年龄大了记性不好是不是。扫地点香的那是老郭,京城皇风酒坊的前任当家”,叶修大神对与酒有关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包括各家酒坊的八卦,“王大眼以前是在街边摆摊子算命顺便卖跌打药酒的。”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倒不是笑魏琛说错话,而是,想象一下微草酒坊高傲的当家王杰希当街算命卖药酒的情景,那画面实在太让人捧腹了。

“前辈您说的这些事情我都没听说过。”罗辑也算是知识渊博的人,但郭明宇大神扫地点香,王杰希大神算命卖跌打药,这种事情真的是前所未闻。

“早些年酿酒业没这么发达,那些个远古大神们以前确实都干些其他的事情”,方锐也积极参与大神黑历史揭秘,“老林以前就是帮人盖房子的,整天和砖头啊沙子啊打交道,后来盖了呼啸酒坊之后,才开始接触酿酒的。”

几个猛料爆下来,众人的好奇心都被勾起,齐齐看向兴欣酒坊的两尊远古大神。叶修和魏琛,这俩当初又是干嘛的?

“咳咳”,叶修咳嗽两声,转移了话题,“小乔,这个条件你不用答应,喝杯酒过了吧。”

“谢谢前辈。”乔一帆如释重负,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叶修解释道:“包子,王杰希对他那扫帚很宝贝的,要把他那扫帚拿来,他肯定也要跟过来。你想一想,他往酒坊里一站,那双大小眼要吓跑多少客人啊,咱得为兴欣考虑是不是?”

“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包子对叶修的决定从不抱有任何怀疑。

于是酒令继续,第二轮中招的是魏琛。坐在他上首的方锐用真诚的眼睛看着他:“魏老大,魏大当家——”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魏琛鸡皮疙瘩掉一地。按说他是蓝雨酒坊的第一任当家,方锐也在蓝雨酒坊当过学徒,喊他一声魏大当家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怎么听着这么瘆人呢。

方锐此刻笑得无比灿烂,“魏老大,下次去蓝雨的时候,管喻当家和黄少一人喊一声师父吧。”

又一次哄堂大笑。蓝雨酒坊的现任当家喻文州和顶梁柱黄少天都是魏琛带出来的,平常大家闲聊的时候魏琛也没少吹嘘他当年的光荣事迹。让魏琛反过来管喻文州和黄少天叫师父,还真是无下限的方锐能想出来的主意。

“评判,这条件不合理,我拒绝。”魏琛拍桌子抗议。

“我觉得挺合理的。正好前两天老板娘也提起过,咱们大家一起出门玩玩,索性就去广州吧,回头我给文州写封信,让他准备准备,带咱们吃遍广州美食。”

“当家的英明!”欢呼声响成一片,魏琛垂死挣扎,“为了美食就不顾我的尊严啦,有没有一点同伴情谊了?”

“魏老大您就为我们牺牲一下吧”“美食的诱惑太大,我们拒绝不了啊”同伴们纷纷表示为了美食出卖同伴心安理得。

魏琛狠狠地瞪着叶修:“严重鄙视不公正的评判行为。”

“你是少年人需要照顾吗?”叶修淡定地表示哥就是差别待遇你能拿哥怎么地。

魏琛无话可说,转眼间又兴高采烈起来:“怕什么?叫就叫,我敢叫,看那两个小兔崽子敢不敢答应。”

不愧是魏老大,这猥琐程度,这脸皮厚度,方锐五体投地膜拜状。

众人闹哄哄地开始了第三轮,这次中招的是安文逸。坐在他上首的莫凡沉默半天,才在众人眼光灼灼中开口:“喝杯酒。”

还好还好,安文逸松了口气,这个莫凡虽然孤僻,为人倒也实在。要是换成魏琛方锐这群没下限的,他一点都不怀疑他们会让他跑到霸图酒馆门口喊一声“张新杰你是我手下败将”。

第三轮就这样平静无波地过去,第四轮,酒坛传到了唐柔手中,坐在上首的苏沐橙想了想,说:“柔柔给大家弹一曲吧。”

唐柔进酒坊之前原是学乐器的,一手琵琶弹得堪称大神,这个条件答应得爽快,“沐沐想听什么曲子?”

“凉州曲。”苏沐橙脱口而出。叶修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却也什么也没说。

“凉州曲吗,倒也应景,沐沐你是因为喜欢凉州曲才给咱们的招牌酒取名君莫笑的吗?”唐柔说话间已经把琵琶取了出来,指尖轻拨,弹奏起来。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苏沐橙的眼泪无声地滑落在酒杯里,好在除了叶修,没有人注意到她,大家都沉浸在唐柔的曲子里。一曲终了,苏沐橙已经恢复了往日温柔的笑容:“柔柔弹得真好。果果,我想起来瓜子没有了,我出去买一下,你们继续玩啊。”

“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出去不安全,我跟你一起。”叶修跟着苏沐橙出了门。

夜晚的街上空空的没什么人,叶修与苏沐橙默默地走了一段路,离酒坊已经挺远了,叶修开口问道,“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是啊”,苏沐橙仰头看着天空,“刚才方锐说,早些年酿酒业没这么发达,那些个远古大神们以前确实都干些其他的事情,我就想起以前的日子。那时候你和哥哥整天跑各种大酒楼小酒馆,替那些小作坊推销酒,卖出去一坛子酒只能拿到几文钱,辛苦得不得了,可你们都信心满满,只要攒够了钱,我们就可以酿属于我们自己的酒。你跟哥哥没日没夜地研究君莫笑的配方,吃饭的时候拿筷子蘸着汤汁在桌子上写,走路的时候随时想起来什么了就记在衣服上,就连躺下睡觉之后,一个人想到了什么,也会立刻把另一个拽起来彻夜长谈。可当时就是有个技术上的难题,怎么也解决不了。过了这么多年,从嘉世到兴欣,你吃了那么多苦,终于把君莫笑做出来了,可是……”

可是早在多年前,哥哥苏沐秋随商队去西域,原本只是想运些西域葡萄酒回来,为当时即将建成的嘉世酒坊增添点实力,没想到遭遇战乱,从此音讯杳无。这些年叶修和苏沐橙不知道花了多少精力、托了多少人去打听他的下落,叶修甚至亲自去过西域,却始终没有苏沐秋的消息。

“已经对他回来失去信心了吗?”叶修问道。虽然苏沐秋一直没有消息,可他和苏沐橙一直相信他一定会回来。

“我始终怀着他会回来的希望,只是,如果他真的不在了,我也能接受这个现实。”苏沐秋是她唯一的亲人,最初失踪的那几年,她完全不敢去想哥哥可能再也回不来。但是经历了这些年的磨砺,苏沐橙也成长了许多。这件事提起来她依然会悲伤,却不会再看不开。

“他如果知道你这样想,会很开心吧”,叶修笑着拍了拍苏沐橙,“我始终觉得,他一定会回来,亲口尝一尝君莫笑。”

那个家伙,是会惊叹“居然真的做出来了,可以啊你”,还是会不服,“要是哥亲手酿,肯定比这好”,还是会抱怨“做君莫笑居然不等我”?虽然夺得了酒魁,可君莫笑还是有提升的空间,很多问题想要和你商量。快点回来吧。

这时候对面走来几个人,为首的看到叶修,急忙迎上去:“叶先生!”

“嘿,西蒙船长。”叶修看清楚来人,打招呼。这西蒙是个洋人,据说是从一个叫法兰西过来的,这些年经常有这样的人漂洋过海来中原做生意,余杭是富庶之地,丝绸声名远扬,洋人到这里来的很频繁。叶修曾经研究过西洋酒,认定这种酒潜力很大,远道而来的洋人会喜欢,和洋人谈生意的商人也会去尝试,如果宣传推广得当,洋酒一定会形成一种风尚。中原的洋酒目前还是一片空白,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上次叶修和西蒙就洋酒的问题讨论过,西蒙答应考虑考虑,这次应该是给回信的时候了。

“叶先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回去之后,将您的意愿转达给酿酒工厂,工厂主加西亚先生答应派他们最好的酿酒师来到中原,与你们合作。那位酿酒师是个中原人,一直都想要回归故乡,这次终于得到了机会,非常开心。他请我们转告你,他会用最快的速度交办好那边的一切前来中原。对了,他还有一封信,要我们转交给你。”

叶修接过信,凑着西蒙他们提着的灯笼看过去,只看了一眼,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信封上“叶修亲启”四个字,字迹是那样的熟悉,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字迹。下方的落款,苏沐秋。这字迹的主人,当然只可能是苏沐秋,叶修却觉得如此不真实,多年的期待忽然成真,心中无比忐忑“西蒙船长,把你的灯笼举过来一点,我这看得不是很清楚。”

但没等西蒙举灯笼过来,天空忽然绽放出绚丽的烟花,照得夜晚的天空一片明亮。陈果原本就说今天买了烟花庆祝庆祝的,现在正是放烟花的时间。

这样一来,信封上的字迹清清楚楚地展现在两人面前。叶修把信贴在了胸口,信里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以后可以慢慢看。现在他只要知道一件事,苏沐秋真的会回来。转头看了看苏沐橙,脸上挂着泪珠笑得灿烂无比,衬着漫天火树银花,真是美到无与伦比。

兴欣庆祝的烟火,共同努力的同伴,大海彼岸带来的商机,还有,他回来了。幸福接踵而至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评论

热度(28)